快报记者 王洪漪

通讯员 张盛海

王某等人从老家来到郑州,在火车站附近徘徊找工作,正好遇上前来招工的周某,周某自称是一家石粉厂厂长,承诺管吃管住并且工人干的活不累,月入两千元以上,工资月结 ,于是王某等25人跟随周某来到了烟台。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周某要求他们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而且全是重体力活儿,并雇了几名“管理人员”负责对王某等工人严加看管,平时不准外出,完不成工作量要挨打,连睡觉都被锁在宿舍里。一连工作三个月,王某等人一分钱也没有拿到,这才发觉不对劲想要辞职,不想换来的又是一顿打。后经举报,周某被公安机关抓获,近日,法院以强制劳动罪判处周某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五千元。

车站捡份好工作,管吃管住活轻松

2012年春节过后,四川籍的王某和几位同乡一起来到郑州打工,由于没有文凭,也没有一技之长,他们只能干些体力活。4月份的一天,王某在火车站遇上了前来招工的周某,周某自称是一家石粉厂厂长,周某承诺,厂里的工作比较轻松,磨粉都有专门的机器,工人只要操作机器设备就可以,而且机器设备操作简单,一学就会,到了厂里以后会有专门的老师傅教。周某还表示,自己是正规厂家,工人到厂里以后食宿都由工厂负责安排,不需要自己花钱,挣多少钱都可以攒起来,并表示每月基本工资2000元,干得好还有奖金,加班另付加班费,而且工资月结绝不拖欠。王某不敢相信有这样的好事,就答应了。周某用同样的方法先后找来25名工人,其中有三人还是聋哑人,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烟台一家石粉厂干活。

睡觉时宿舍被锁,想“偷懒”就会被打

王某等人来到工厂后发现,自己的工作不仅仅是所谓的“操作机器”那么简单,装卸矿石和石粉这些工作都是重体力活。在干活期间,周某要求每人每天干活时间不少于12个小时,并且实行昼夜两班倒,每天大约要出一百多吨粉,还要往车上装五六十吨货,工作强度非常大。

周某还雇了李某等四人当“管理人员”,负责对王某等工人严加看管,平时不准工人外出,睡觉时还将宿舍的门锁上。周某对工人们解释说,他们都是“外地人”,对周围环境不熟悉,怕他们外出迷路,也担心他们被当地人欺负。王某等人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在当地人生地不熟,并且也抓不住周某什么把柄,只能忍着。

长期的重体力劳动,加上工作时间长,王某等人认为宁愿少干点活、少拿点工资也不能把自己累坏了,想到周某当初承诺的工资不少于2000块钱,他们也就想安心地休息一下。周某发现他们的状态后,指使李某等四人对几位带头“偷懒”的工人进行了殴打。

三个月不发工资,通讯工具被控制

想到是在“人家的地盘上”,王某等人只好忍气吞声,只盼望自己的劳动能换来高收入,工资结算以后他们就辞职。但是转眼三个多月过去了,他们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拿到。这期间工人们几次找到周某商量工资的事,周某每次都以“第一个月工资当押金”、“货款没收回来暂时资金紧张”等理由推脱。

2012年7月,王某等人向周某提出辞职,要求周某支付三个多月的工资,周某却一口回绝,并威胁如果王某等坚持辞职,三个多月的工资将不再发放。工人们继续找他理论,周某找来李某等“管理人员”对工人又是一顿打。担心工人们报警,王某等人的手机等通讯工具也被周某等人控制了。

后经群众举报,周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公诉机关以强迫劳动罪提起公诉,法院依法审理了此案。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周某以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等方法强迫他人劳动,其行为侵犯了公民人身权及劳动权,且情节恶劣,已构成强迫劳动罪,法院依法判处周某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五千元。

   外出务工须谨慎发现受骗要报警


据法官介绍,在刚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王某等人的手机都在他们自己手中,却没有一人报警,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周某等人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也不懂得可以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只想着得过且过,能赚到钱就可以。“周某不允许工人外出,连睡觉时都要锁工人宿舍门,并且用暴力强迫他们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完不成工作量也会殴打工人,这已经构成强迫劳动罪。”

然而王某等人却没意识到,等到他们终于发现不对劲,想要报警的时候,周某早就发现了他们的意图,于是将他们的通讯工具控制了。幸亏好心群众举报,他们才得以解脱。

法官同时提醒,找工作要从以下方面来防止上当受骗:一是不要轻易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二是要注意招工渠道是否正规,要对用工方面的具体情况进行详细询问,并注意招工人员的回答是否存在矛盾之处;三是要及时告知亲友自己的工作情况,一旦发生受骗的情形,立即寻求公安机关或亲友的帮助。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