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刑事审判中,要让人民群众对案件处理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必须在坚持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的前提下,认真对待裁判文书的制作。毋庸讳言,目前的刑事裁判文书尤其是一审判决书,尚存在诸如全盘照搬指控事实、简单罗列辩护观点、机械套用言辞证据、认定事实不客观、引用证据不完整、定罪量刑不说理、语言表述不规范等问题。如此“问题判决”,不可能让当事人读懂看明、知其所以然。这些问题的存在,从语言学角度考察,就是在文书写作上不善于做语言重构工作。

刑事判决书的语言重构,是指对控辩意见、查明事实、证据分析、评判理由等案件要素的语言构建及表述处理。通过必要的语言重构,使判决书的逻辑结构更为合理、事实认定更为清晰、辨法析理更为透彻、语言表述更为妥帖,真正让人民群众读得懂、看得明,从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笔者以公诉案件一审判决书为例,对语言重构问题谈些看法。

一、指控内容的语言重构。没有起诉,就没有审判。起诉指控内容是法院的审理对象,当然可以作为刑事判决书认定事实的基础。但这应当是经过整理重构的,而不是简单地对起诉书照抄照搬。对指控内容的语言重构,应当遵循如下规则:

(1)保持原意。保持原指控事实、情节、危害程度、罪名、量刑建议等基本内容不变,做到不漏人、不漏事、不漏罪、不漏基本数据、不漏量刑情节。

(2)简繁适度。应区分不同情况,当简则简,当繁则繁。对于案情简单、罪名单一、起诉书没有明显瑕疵,且公诉人当庭没有发表新的补充意见的,把起诉书指控内容搬过来也未尝不可;如果是多名被告人、多起指控事实、多项指控罪名的,就应给予必要的归纳整合。

(3)据实纠错与补充完善。对于起诉书中存在的明显瑕疵,应予据实纠正,不能让瑕疵在判决书中得以延续;对于公诉人当庭发表的超出起诉书范围的补充意见,应作为指控内容的组成部分在判决书中予以完善。

二、辩护意见的语言重构。由于案情不同,以及受被告人文化水平、生活阅历等方面差异和辩护人业务水平、职业特点等因素的影响,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也会有所不同,尤其在辩护意见的表达上会存在较大差别。有的人表达意见明确清晰,有的人表达意见则可能语无伦次,甚或自相矛盾。对辩护意见的语言重构,关系到对被告人辩护权的保障,故对于判决说理部分的叙写,应符合以下要求:

(1)明确辩点,排除矛盾。一是在庭审辩论阶段注意做好辩护观点的总结与归纳,当出现辩点不清或者自相矛盾的情况时,应当庭问明和及时排除,以免在制作文书时出现重构困难。二是休庭后辩护人提交的辩护词与当庭发表的辩护意见不一致或者存在矛盾的,应向辩护人说明情况,如辩护人仍坚持书面辩护意见,应与公诉人进行沟通,必要时还应恢复庭审作进一步辩论,以确认最终辩护意见。

(2)实事求是,客观全面。对于辩护意见,是什么就归纳什么,不作推断性归纳;有什么就归纳什么,不能遗漏辩护要点。

(3)层次分明,突出重点。一般来说,应按照先定罪意见后量刑意见、先法定情节后酌定情节、先刑事意见后民事意见的顺序进行归纳。对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的辩护意见,不仅要归纳观点,而且要归纳理由。

三、证据认定的语言重构。运用证据证明案件事实,是判决书的重要组成部分。受证据种类多样性、复杂性及证明方向特定性的影响,此部分的语言重构应注意以下几点:

(1)写明证据合法来源。来源不明或来源不合法的材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采用非法手段获取的证据,应予坚决排除。

(2)合理安排证据顺序。通常情况下,应根据犯罪行为的发生发展过程进行证据排序,但在“零口供”或改变供述情况下,则要根据破案过程及取证顺序进行证据排序。民事损害事实因具有附带性,其相关证据当然应放在刑事证据之后。

(3)适度归纳证据内容。对内容较多的言辞证据、鉴定意见等,应根据其证明内容给予梳理归纳,择要引用,不做通篇照搬。对证明内容相同的多种证据,如多名被告人供述、多名证人证言,应从中选择一个最直接、最主要的证据作相对完整引入,对其他同类证据则作为印证证据简化处理。

(4)构建完整证据体系。即确保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据以定案的证据均已查证属实并能相互印证,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且是唯一的、排他的。

四、查明事实的语言重构。审理查明的事实是定罪量刑的根据。此部分的语言重构应符合以下要求:

(1)证据的对应性。即审理查明的事实,必须有相应证据证明。无相应证据证明的事实,不能成为判决书中的“查明事实”。

(2)叙事的完整性。即审理查明的必须是对定罪量刑及民事赔偿有直接关系的全部案情事实,包括案发原因、组织预谋、行为实施、情节状况、危害程度、主体身份、归案情况等各种事实。由此看,判决书中的“查明事实”,应当比起诉书中的“指控事实”更全面、更具体,而不应是对起诉书“指控事实”的缩写。

(3)表述的客观性。即客观叙述案情,不夹带个人感情色彩,不做法律之外的夸张比喻,不在此部分对行为性质给予法律评价和认定。

(4)文词的规范性。即认定案件事实所使用的文词要合乎语言逻辑,遣词造句要符合语法规则,语言风格要朴实无华,不用方言土语,力戒生僻字词。

五、评判部分的语言重构。评判部分又称判决说理部分,主要由指控意见评判、辩护意见评判和量刑意见评判三部分组成。评判部分是判决书说理的重点,在语言重构上应把握以下几点:

(1)对指控意见的评判,要处理好三个关系。一是处理好审理查明事实与犯罪构成要件的关系。即把查明认定的事实植入法定的犯罪构成要件,完成对被告人行为的定罪。二是处理好入罪情节与其他犯罪情节的关系。即把入罪情节,如盗窃“数额较大”情节,放在盗窃罪的构成要件中表述;把其他犯罪情节,如盗窃数额巨大情节,放在认定构成盗窃罪之后表述。三是处理好犯罪情节与量刑情节的关系,即把诸如未遂、从犯、累犯等法定量刑情节,在完成定罪评价后给予确认。

(2)对辩护意见的评判,要与之前归纳的辩护观点相对应,依次展开、逐项进行。对不予采纳的辩护意见,要依据认定的事实、证据和有关法律规定进行评析,而不是用简单的套话搪塞敷衍,更不能曲解法律、罔顾事实、强词夺理。例如,法律规定被告人不负证明自己无罪的责任,那么,对其无罪辩解就不能简单用“缺乏证据支持”予以驳回而应有相应证据证明其辩解不成立。同时,对辩护意见的评判还要合乎情理,否则也很难得到当事人乃至社会公众的认可。

(3)对量刑意见的评判,要在前两项评判的基础上进行。首先,要概括说明被告人的犯罪程度以及应当适用的法定刑幅度;其次,要引入影响量刑的各种情节因素,并进行分析;最后,要说明拟判处刑罚(含免除刑罚)的具体理由。

总之,要通过分析评判,把定罪量刑的道理讲清楚、说充分,给当事人一个“明白账”,给社会公众一个明白交代。

(作者为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来源:《检察日报》2013年12月10日第3版)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