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受债务危机影响,欧洲经济陷入低迷。目前超过550万欧洲年轻人没有工作。在南欧地区,这种状况更为严重。在西班牙和希腊,25岁以下的年轻人有一半都处于失业状态。在意大利和葡萄牙,这一比例是三分之一。但是,德国年轻人的失业率很低,今年2月的失业率只有7.7%,远低于欧元区的23.9%。

对欧洲人而言,德国可以称得上是上天垂怜的地方。德国年轻人可以轻松获得工作,令邻国青年梦寐以求。有鉴于此,南欧多国青年选择北上到德国打工。德国是怎样保住年轻人的饭碗呢?

德国顶级厨师克劳斯·彼得·鲁普早年丧父,16岁时,鲁普的母亲改嫁,搬到另外一个城市。面对新的学校,新的邻居和同学,鲁普决定辍学。母亲不得已同意鲁普辍学,但是提出一个条件:找一个地方当学徒。鲁普在黑森林地区的巴雷斯饭店找到了做学徒的机会,这家饭店在法国米其林旅行饮食指南上得到三星级的评价。如今,鲁普已经成为了巴雷斯饭店的行政主厨。

在德国,像鲁普这样选择参加职业培训的年轻人占了多数,他们通过这种特殊的双重职业教育体系,成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

  成就

  过半高中生参加培训

德国的邻国们感叹德国是如何做到如此低的失业率。他们不断派人来德国取经,发现德国人取胜法宝是完善的双重职业教育体系。同时学习理论和进行实际工作培训,而不是先学习再工作。

德国的双重职业教育勃发于十年前的就业危机。当时成千上万德国年轻人失业,很难拿到公司实习的机会。2004年6月,德国政府与雇主和行业协会一起推动了全国性的职业和教育协定的通过,从此德国的就业状况得到明显改善。

双重职业教育计划由联邦职业教育和培训协会来管理,学员同时参与学习和实践。双重职业教育意味着雇主和政府共同承担培训的责任。培训人员与雇主签订协议,并得到一份工资或者津贴。通常学员每周到技校学习1到2天,学习与自己从事职业相关的理论,还要学习经济学、外语和其他一些社会科学课程。同时,学员在自己选择的领域做学徒。在此期间,他们能拿到一个正式员工三分之一的工资。

培训人员在为雇主的工作实践中得到培训,同时他们还从学校或者大学接受更加系统化的理论培训。这就是双重职业教育与普通职业教育的区别,后者以在学校学习技能为主,而前者是同时在工作场所和学校学习技能,能给学院更丰富的职业实践经验。

这一体系得到了德国学生的青睐。目前有大约51.5%的德国高中生选择了职业教育,而不是直接选择上大学。目前,德国这种双重职业教育体系不仅让本国年轻人学有所用,还吸引了其他国家年轻人的目光。近年来,深受欧债危机之痛的欧洲年轻人,很大一部分选择前往德国找工作。

推广

  德国培训模式远销海外

大学学历重要,还是职业教育更重要?很长时间以来,不少国家一直在批判德国的这种模式,因为注重职业教育让他们的大学生毕业生数量并不是如此可观。

对于很多国际教育专家来说,一个大学学历,本科、硕士或者博士远远比一个职业技能证书含金量要高。对于很多欧洲人来说,职业技能证书无法与大学毕业证相提并论。但是,德国的双重职业教育体系,不仅让年轻人避免了毕业即失业的尴尬,也使得德国工业的创新能力和德国产品在全世界广受欢迎。

当欧洲多数国家陷入就业难困境时,德国的就业率,尤其是年轻人的就业情况却一枝独秀。就业事实也让其他国家改变了对德国双重教育体系的看法。欧洲委员会称赞德国模式是对抗年轻人失业和熟练技术工人短缺的法宝。

眼看邻国陷入就业困境,作为欧盟老大的德国计划将“德国模式”输出到欧洲其他地方。今年5月初,在德国教育部组织的一次圆桌会议上,来自九个政府部门和一些行业协会的代表们,讨论了如何将这种双重职业教育体系和培训模式“远销海外”。企业主们盛赞德国的职业教育体系,因为他们更强调工作实践技能,与南欧重理论轻实践的风格截然不同。

在一份德国政府内阁即将在六月讨论的草案中,德国希望向饱受高失业率困扰的南欧国家输出他们的双重职业教育体系,与当地的职业教育体系相结合。德国政府将在联邦职业教育和培训协会基础上成立国际教育合作中心办公室,向这些南欧国家派遣顾问,以指导他们的职业教育。

  难题

  职业培训受限经济发展

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让德国双重职业教育模式成为一个潜在的明星出口产品。目前,德国不仅与六个欧盟国家签订了培训合作协议,他们还在世界范围内的子公司推行德国的职业培训体系。

总部位于德国不来梅的BLG Logistics Group的子公司就与美国阿拉巴马州布鲁克伍德高中合作开展职业培训,为公司定向培养人才。该公司为奔驰美国公司提供配件。一年前,乔斯·艾斯瑞奇从布鲁克伍德高中毕业。今年一月,艾斯瑞奇重新回到母校,与另外七所高中的毕业生们一同参加了BLG公司开办的学徒培训,这种培训为特定的德国公司培养技能人才。

事实上,在2012年高中毕业后,艾斯瑞奇在当地的一个仓库找到了一份工作。对艾斯瑞奇来说,这仅仅是一份工作,而不是事业。他很高兴母校的培训项目能让他能拥有一份更好的工作。

然而,德国这种双重职业培训模式也有其局限性,它与经济高度相关。市场决定能提供多少学徒岗位。只有企业才能决定他们未来需要多少学徒岗位。在萧条的南欧国家,他们对学徒的需求显然要低得多,再加上培训师傅、政府资金支持的匮乏,他们要想复制德国的就业成就并非易事。

B04-B05版撰文/新京报记者 储信艳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