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杨飞,中国人民大学

在法学大家庭里,与法理学、民法学、刑法学等具有悠久历史和深厚积累的传统学科相比,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是一门比较年轻的学科,其进入法学教育殿堂尚不足百年的历史。无论是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教育相比,还是与改革开放以来飞速发展的民法学教育、刑法学教育等相比,目前中国大陆地区的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教育都显得十分薄弱。因此,对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劳动法学教育进行比较研究,吸取值得借鉴的经验,对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教育是有所裨益的。下面笔者选取课程设置和教学方法这两个重要方面展开比较研究,并阐明其对中国的启示。

一、课程设置的比较研究

(一)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

1.德国

劳动法是德国大学法学本科的必修课,具有较高的地位,社会保障法(德国称为社会法)则是选修课。依据法律,在德国从事法律职业者都必须通过大学法律系的学习,其课程基本与国家司法考试的内容相对应。德国《法官法》把大学学习的内容区分为必修课程和选修课程,并对两者的范围作出了原则性的规定。在《法官法》规定的框架下,各州法律和各大学规章则对学习的内容作出了更加具体的规定。在这些规定中,劳动法不仅是必修课程,[1]同时还作为一个选修方向设置数门选修课,社会保障法则作为选修课单独开设。[2]

以慕尼黑大学为例,依据慕尼黑大学《法学学习规则》附件1的教学安排,其在第4学期开设必修的劳动法,每周3学时。选修课共设有13个选修方向,其中第11选修方向为劳动法方向,包括指定选修课:集体劳动法(Ⅰ) ,2学时;集体劳动法(Ⅱ)和集体劳动法(Ⅲ) ,4学时;职工代表机构法,2学时;劳动诉讼,1学时。补充选修课:国家考试准备或课堂讨论,2学时;专题研究报告,2学时。第12选修方向为社会保障法方向,包括指定选修课:社会法(Ⅰ) ,3学时;社会法(Ⅱ) ,2学时;社会法练习或课堂讨论,1学时。补充选修课:专题研究报告,2学时;国家考试准备,2学时。需要说明的是,选修课程分为指定、补充和任意选修课程,前两项课程为选修者必选课程。[3]

2.意大利

劳动法在意大利大学法学本科课程中是必修课。意大利是大陆法系法律制度及法学教育的主要发源地,以意大利法律教育中最有代表性的罗马大学法学院1998年的课程设置为例,其在四年级开设基础课(相当于我国的必修课)劳动法。[4]

3.日本

日本大学法学本科教育对于劳动和社会保障法的课程设置因学校而不同。京都大学法学院不采用必修制,本科生可以任意选择法学院开设的课程,其中有4学分的劳动法课。早稻田大学法学院设有共通必修课、基础选修课、共通选修课、各专业课程必修课以及选修课,本科生分法律专业、公共政策专业、国际关系专业三个专业,劳动关系法(4学分)、劳动保护法(4学分)为法律专业的专业课程必修课,社会保障法(4学分)为公共政策专业的专业课程必修课。[5]

4.中国台湾地区

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在中国台湾地区是法学本科的选修课。以台湾大学法律学院的本科2004 、2005 、2006学年度入学学生必修科目为例,本科学生(分为法学组、司法组、财法组)三组的个别必修课程中,法学组和司法组没有设置劳动法课程,财法组学生则要在财经法群组课程36科目中选16学分(类似于中国大陆的限选课),而在这36科目中有劳工法2学分、社会保险法专题2学分。[6]

5.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

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法学教育沿袭了大陆法系传统,劳动法为必修课,社会保障法为选修课。以澳门大学法学院的本科课程为例,中文法学士在第三学年开设必修课程劳动法,3.5学分,社会保障法则为选修课,3.5学分;葡文法学士在第三学年开设必修课程劳动法及社会保障法,6.5学分。[7]

(二)英美法系国家

1.美国

在美国大学法学院,劳动法是选修课。美国在大学本科阶段没有法学专业,而是在法学院设有J. D. (Juris Doctor)学位,直译作法律博士,就其实质来说,相当于其他国家的法学学士学位,是法学的第一级学位,并非学术取向的研究性学位,但由于在美国J. D.以其他专业的学士学位为入学条件,且筛选条件十分严格,入学者多为精英人士,故称其为博士也是合适的。以哈佛大学法学院2002年J. D.学位课程为例,第一学年设置六门必修课:民事诉讼程序法、合同法、侵权法、刑法、财产法、法律推理与辩论。第二、第三学年所有的课程都是选修课,其中有劳动法、就业歧视法。[8]

2.英国

英国的大学法学本科设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为选修课。英国出庭律师公会和事务律师公会要求法学大学本科生必修7门基本法律课程:合同法、侵权法、刑法、衡平法和信托法、欧洲联盟法、财产法(土地法)、公法(宪法和行政法),劳动法都作为选修课开设。[9]

3.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的大学法学本科也设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为选修课。以悉尼大学法学院法律学士(LLB) 2004年的课程表为例,该院设有选修课“雇佣与工业法”(即劳动法),墨尔本大学法学院本科设有选修课“劳动法原理”和“国际法中的劳工权利”,邦德大学法学院则要求在不少于32门的课程中选修8门,其中设有“雇佣与劳动关系法”供学生选择。[10]

(三)中国大陆

目前在中国大学的法学本科阶段,劳动法在大多数学校都是选修课。根据“高等教育面向21世纪教学内容和课程体系改革计划”,中国现行法学本科教育主要围绕教育部确定的14门法学核心课程进行。这14门核心课程是:法理学、中国法制史、宪法、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民法、商法、知识产权法、经济法、民事诉讼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国际法、国际私法、国际经济法。各大学法学院系可以在这14门课程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的特点另外开设其他课程,大多数学校开设劳动法为选修课,但课时一般很少,多为2学分(甚至有设1学分的),只能择其要点讲授,社会保障法课则只有少数学校开设,其主体内容社会保险法大多放在劳动法课中作为一章来简要地介绍一下。

经过多方呼吁和努力,最近劳动和社会保障法终于被确立为中国大学法学本科的核心课程。2007年3月11日,教育部高校法学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举行了全体委员会议,会上充分研究、讨论和通过了调整法学学科核心课程的决定,会上通过的法学学科核心课程共16门,其中包括原来的14门核心课程,又新增了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环境法与资源保护法两门为核心课程。

(四)小结

由上述各国和地区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的课程设置可见,大陆法系国家更加重视劳动法学教育,较多地将劳动法学设置为大学法学本科的核心(必修)课程,尤其是德国,不仅有劳动法的必修课,其劳动法的选修课程体系也十分完善。其他国家大多将劳动法设为选修课,社会保障法则各国均为选修课,其学科地位相对来说低一些。之所以出现如此不同,一方面与国家司法考试(或律师资格考试)是否将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列为考试科目有重要和直接的关联,如德国国家司法考试中劳动法不仅是必考科目,还是选考科目之一。另外,笔者认为这与德国劳动法律制度的发达和完善、工会力量的强大、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深厚也有密切关系。中国则刚刚将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确立为核心(必修)课,这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中国加快了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的立法工作也有密切关系。此时将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增列为大学法学专业核心课程,无疑有利于推动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的教育事业和学术研究的繁荣。

二、教学方法的比较研究

(一)大陆法系国家

1.德国

德国大学法学的教学方法形式多样、教学互动、理论与实际紧密结合,主要的方法有以下几种:[11](1)讲授课(或称大课讲授)。这是最传统、最基本的授课形式,其特点是以教师讲授和学生听讲为主,教师与学生之间没有正式的对话或讨论。(2)讨论课(或称专题研究报告)。其特点是以教师引导和学生讨论为主,需要提前报名并作相关的准备。参加专题研究报告的每个学生都必须在教师指导下亲自作一个专题研究报告并回答教师和参加者的提问。(3)基础教程。很多大学还开设基础教程,包括讲授课和初级练习课,分为民法、刑法和公法三种。基础教程的学习具有强制性,考核的通过是参加高级练习课的必要条件。(4)练习课。这是以分析案例并进行系统训练为主的一种课程。讲授课和讨论课偏重于理论学习,练习课则侧重于实际训练。练习课的参加具有强制性,因为练习课成绩的取得是获得第一次国家考试资格的重要条件。高级练习课包括民法、公法和刑法三个方向,虽然仅有三个方向,但几乎覆盖了整个必修课的内容。每个高级练习课的考核由家庭作业和考试组成。(5)初学者学习小组。这是一种配合大课的集体辅导班,分为民法、刑法和公法三种,由助教或博士生等主持,以解决学习中的难点和进行案例分析训练为主。参加者通常为一年级学生,每个小组人数为20至30人。在有些大学里,参加学习小组并取得成绩是参加练习课的必要条件。(6)其他还有专题讲座、专业深化课、模拟考试课、课外讲座等教学方法。

2.意大利

有学者根据亲历指出,意大利大学法学院教授的教学方法几乎都是一个模式:上课后,教授先找一个学生读一条法律条文,然后进行解释。教授通常并不备课,也不带教材。但是,教授解释法条时却能旁征博引,深入浅出,必要时举实例予以分析。所讲内容大都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一般不涉及规定的教材的具体内容。由于意大利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只讲自己的研究成果,有时10个教授同时开相同的课,但讲的内容会大不一样,学生可根据自己的兴趣,参考教授提供的“课程说明”选择喜欢的教授听课。由于课时少,教授专讲重点,不注重授课的系统性。至于讨论课,以罗马大学法学院为例,其讨论课分两种:一是随堂讨论,由教授边授课边主持;二是专题讨论。专题讨论的时间不确定,一般为一个月一次;题目主要根据国内国际最新案例,由教授或博士提出;通常先发出告示,说明讨论的题目、日期和地点;学生自愿参加;讨论一般由博士主持,教授不参与。学生可以畅所欲言,气氛很热烈;结束时,一般由主持人做总结。[12]

(二)英美法系国家

案例教学法是目前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英美法系国家法学院普遍采用的主要教学方法。学生在课前根据教师的布置认真准备,通过查阅各种资料掌握案件事实和相关判例,教师在课堂上作简单启发性发言后即引导学生展开讨论,引导学生分析和讨论判例,发现和理解判例中的法律观念和法律规范,这种方法充分发挥了学生主动探索和发现的精神,有助于学生积极主动地学习,有助于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分析、推理、表达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助于掌握从事法律专业的技巧。[13]

20世纪60年代,美国法学院兴起了一种新的法学教育方法—法律诊所教育方法(或称诊所法律教育),[14]并迅速传播到其他国家。法律诊所的形式借鉴了医学院诊所教育临床实习的模式,学生在“法律诊所”中,在教师的指导下为处于困境中的委托人提供法律咨询,“诊断”其法律问题,最后开出“处方”,为他们提供解决问题的途径,从实践和经验中学习律师职业技能。通过诊所教师指导学生参与法律实际应用的过程,培养学生的法律实际能力,促进学生对法律的深入理解,缩小学生知识教育与职业技能的距离,培养学生的法律职业意识观念。法律诊所教育同时也是一种跨出法学院围墙、服务社会的新型教育形式。

(三)中国大陆

中国的现行法学教育反映出“统一大纲、统一教材、统一要求、统一学制”的状况,在这种现状之下,依据夸美纽斯和赫尔巴特的教育理论形成了“以课堂为中心,以教科书为中心,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制度和教学方法。[15]这种教师依据教科书或讲义进行课堂讲授的教学方法被形象地讥为“填鸭”式教学,往往是教师以一本教科书或一本讲义上讲台,对法律的原理、概念、条文等进行系统的讲授,师生讨论等互动很少。这种教学方法广受批评,有的学校或教师已经开始引入案例教学法和法律诊所教育方法,取得了较好的效果。[16]

(四)小结

由上述比较可见,大陆法系国家的教学方法以讲授课为主,但也有十分丰富的讨论课、案例练习课等教学方法辅助,英美法系国家则以案例教学法为主,法律诊所教育方法属于新兴的教学方法。产生这种区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在大陆法系,制定法是主要的法律渊源,而在英美法系,判例法是主要的法律渊源。当然,两大法系有相互借鉴、相互学习的趋势,大陆法系的法学教育也逐步重视分析案例的教学。相比之下,中国大陆的法学教学方法过于单一,忽视学生思维方式的培养,尤其是法律逻辑思维和创造性思维,也忽视学生主观能动性的培养,不利于培养法律职业人才。大陆法系国家中,德国的教学方法形式多样,讲授课传授的法律知识具有系统性和条理性,讨论课和案例练习课等则注重培养法律思维,各种教学方法构成一完整的教学方法体系,值得中国大陆借鉴。

三、对中国的启示

作为具有大陆法系特征的国家,中国的法学理论和现行立法长期受到德国法的深刻影响。基于此,笔者认为,在法学教育方面,中国大陆可以更多地向德国的模式学习,在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教育的课程设置和教学方法上也不例外。当然,学习和借鉴不是照搬,中国也要依据本国国情进行创新。

(一)课程设置方面

目前中国的法学教育总体来说尚处在粗放发展阶段,学科的发展与是否设置为核心课的确有很大关系。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相比“树大根深”的民法学、刑法学等传统学科,其学术积累的确还十分薄弱,如果设为选修课,势必会出现学校、教师和学生都不重视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的局面,进一步不利于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的发展,也不利于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立法的完善。因此,尽管世界上大多数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将劳动法列为必修课,将社会保障法列为选修课,英美法系国家和地区则将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均列为选修课,中国大陆将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确立为中国大学法学本科的核心必修课程的确是很有必要的。从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共享“社会法”这一理念和内在的紧密联系上,将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合为一门课设置成核心课也是可行的。

最近,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已经被教育部确立为中国大学法学本科的核心课程,这是中国大陆在法学本科课程设置上的一个创新。同时,中国立法机关正在紧锣密鼓地加快劳动和社会保障立法,200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审议劳动合同法、就业促进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社会保险法等多部法律,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的繁荣无疑会有力地完善立法,立法的完善也将大大促进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的教学和研究,这将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双向互动局面,当然,这需要大学、教师和学生的共同努力。

(二)教学方法方面

两大法系国家和地区法学教学方法对中国大陆的启示是:以讲授课教学法为主,同时吸收案例教学法的优点,构建一套完善的法学本科教学方法体系。讲授课也可适当穿插案例讨论,以小案例辅助教学,同时建立完善的讨论课制度,讨论中要与法院的判例有机结合起来,锻炼学生的法律思维能力。此外,还可以建立初学者学习小组,辅助讲授课教学,发展诊所法律教育,促进学生把理论和实际紧密联系起来。总之,笔者建议中国大陆以德国的教学方法体系为基础,融合英美法系的案例教学法和诊所法律教育方法,在实践中不断摸索,最终创造出适合中国国情的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教学方法体系。

 

【注释】

[1]根据德国的法律,德国的大学属于公法人,其制定的规章是德国法的渊源之一,例如慕尼黑大学有《慕尼黑大学关于以第一次国家考试作为结束考试的法学学习规则》(以下简称《法学学习规则》)。按照慕尼黑大学《法学学习规则》第5条第2款,必修课程包括:(1)基础学科:法制史、法哲学、法社会学。(2)民法:民法总则、债法、物权法、亲属法、继承法。(3)商法和公司法:商法、合伙企业法、有限责任公司法。(4)劳动法。(5)刑法:刑法总则、刑法分则。(6)公法:国家法、宪法、国际法和国家学原理;行政法总则、行政诉讼法和抗诉程序;地方法、安全法总则、警察法、建筑秩序法和建筑计划法。(7)欧洲法。(8)诉讼法:诉讼法总则、刑事侦查程序、民事和行政诉讼中的临时法律保护。参见韩赤凤:“当代德国法学教育及其启示”,《比较法研究》2004年第1期。

[2]慕尼黑大学《法学学习规则》第5条第3款对选修课程规定了13个方向:(1)法制史和宪法史;(2)法哲学、国家哲学和法社会学;(3)国际私法、国际民事诉讼法和比较法;(4)自愿管辖(非诉讼管辖);(5)犯罪学、少年刑法、刑罚的执行;(6)土地规划法、公路与道路法、建筑法和公务员法;(7)经济管理法和环境法;(8)欧洲法和国际法;(9)商法、公司法和证券法;(10)竞争法、卡特尔法、工业产权保护和作者权法;(11)集体劳动法和劳动诉讼;(12)社会法、社会保险法、社会援助法、促进就业法、社会诉讼法和社会法院审判程序;(13)税法、所得税法和营业税法。参见韩赤凤:“当代德国法学教育及其启示”,《比较法研究》2004年第1期。

[3]参见韩赤凤:“当代德国法学教育及其启示”,《比较法研究》2004年第1期。类似的内容参见何勤华:“当代德国的法律教育”,《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0年第4期。科隆大学2005年《课程设置表》中的劳动法必修课设在第三学期,4学分,每周4学时,参见刘飞:“德国法学教育比较分析—以德国科隆大学为例”,《中国法学教育

[4]参见姜作利:“意大利法律教育制度及其对我们的启示”,《法学论坛》2002年第1期。

[5]参见龚刃韧:“关于法学教育的比较观察—从日本、美国联想到中国”,《北大法律评论》第4卷第1辑,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155-159页。

[6]参见台湾大学法律学系选课注意事项(2006.06.27) , http://www. law. ntu. edu. tw/05/5_2_3.htm。

[7]参见澳门大学法学院课程资料http://www. umac. mo/reg/Pamphlets/FLL. pdf.自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入口网站进入,网站注明更新日期:2007/2/26。

[8]参见:“哈佛大学法学院的课程设置”,张沪宁译,王晨光校,《清华法学》第九辑,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9]参见董天良:“关于英国高等法律教育的若干问题”,《甘肃政法学院学报》1996年第4期。

[10]参见何勤华:《澳大利亚法律发达史》,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19-30页。

[11]参见郑永流:“学术自由教授治校职业忠诚—德国法学教育述要”,《比较法研究》1997年第4期;韩赤凤:“当代德国法学教育及其启示”,《比较法研究》2004年第1期。

[12]参见姜作利:“意大利法律教育制度及其对我们的启示”,《法学论坛》2002年第1期。

[13]具体介绍参见刘琼瑶:“浅析美国法律教育中的案例教学法”,《长沙大学学报》2005年第6期;周世中:“英国法律教育制度及其对我们的启示”,《法学论坛》2002年第1期。

[14]具体介绍参见参见浦纯钰:“‘法律诊所’教育若干问题探讨”,《社会科学家》2005年第6期。

[15]参见马卫华、平萍:“中德法学教育之比较”,《中国电力教育》2006年第4期。

[16]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华东政法学院、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等校的法学院已经开设了法律诊所课程,尝试运用此种教学方法进行教学。

来源:《中国法学教育研究》2007年第2期。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