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教学方法改革初探

【摘要】:社会经济和法治化的发展,对法学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改革教学方法,在基础理论知识传授的同时,提高学生的职业素质和技能已成为各大法学院校教学方法改革的目标。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作为大学法学专业的核心课程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本文通过分析传统教学方法的不足指出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改革的必要性,以诊所是教学法的引进作为改革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教学方法的一种选择思路并将诊所式教学法与传统教学方法的有机结合作为改革的具体路径予以分析论证。

【作者】:高瑾

【关键词】:诊所式教学法 传统教学方法 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 教学改革

【来源】:《法学教育研究》2011年第5期。

随着依法治国理念的提出,各项立法进程的逐步加快,目前我国已初步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其中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作为社会法的核心内容也越发引起重视。社会经济和法治化的发展,对法学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传统只重视系统理论知识培养的教育模式已无法适应现实对复合型法律人才的需求,因此转变观念,改革教学方法,将培养既具有扎实的理论功底,又具有缜密的职业思维和实践能力的法律人才作为目标已成为各大法学院校教学方法改革必须面对的问题。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作为大学法学专业的核心课程,是一门理论性和实践性兼具的学科,如何在基础理论知识传授的同时,适应社会实践的需求,提高学生的职业素质和技能,通过教学方法的改革找到适合我国的法学教育模式也就显得尤为重要。

本文针对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本科课程的特点,通过对诊所教学模式的分析与借鉴,以我校劳动法诊所的实践为平台,对在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课程教学中将诊所式教学法与传统教学方法的结合运用进行分析论述。

一、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传统教学方法改革必要性

我国这两年先后颁布了《劳动合同法》、《就业促进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社会保险法》等法律,同时出台了一系列劳动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凸显我国对劳动关系和谐及劳动者基本权益的关注。随着劳动法律体系的逐步健全与完善,作为我校法学专业及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必修课的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也越发引起重视。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所调整的社会关系涉及到每一个劳动者的切身利益,其中社会保障法调整的社会关系甚至覆盖了除劳动者之外的广大城乡居民,如何通过教学保证学生不仅“会读”而且“会用”,将理论与实践结合,以便于更好服务社会,就需要对目前传统的教学方法进行反思,以期找到一条“学用”结合的道路。首先,传统的教学方法以教师“教”为主,学生“听”为辅,课堂缺乏互动。讲授式是传统法学教育常用的教学方法,无论是基础的劳动法律理论还是具体的劳动法律制度,教师只是机械的将课本知识灌输给学生,学生被动的听、记;教师几乎没有时间提问,对实践中的新问题、新观点无法一一顾及,最多点到为止,学生也在灌输中逐渐丧失了主动思考的能力,为了学而学,为了考试而学。其次,传统的法学教学偏重于法律条文的释义,法学基本理论的阐述,教学中缺少对法律实践技能的培养及对现实情况的分析与了解,加之课时的限制,导致这理论与实践严重脱节,高分低能现象严重。最后,传统教学的教学手段单一,教师重视书本,对实践性教学方法使用不足。案例教学法是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教学常用的方法,由于缺乏英美法系国家对司法裁判权威的整理与编撰,教师在教学中使用案例的来源复杂,质量参差不齐;同时固於时间和便于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往往会对使用案例进行加工,为说明解释问题简化内容,不仅教学效果难以真正提高,学生思考和创造的能力也难以开拓。

我国法学教育在改革发展中逐步成熟,在坚持传授法律基本知识的同时,也开始更加强调对法科学生能力与素质的培养。在强调对法律基本知识的掌握的同时,也需要通过教学方法的改革来有效提高学生运用知识的能力。从目前来看,传统教学方法在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教学中运用的弊端以开始逐步呈现,学生学习主动性与积极性无法发挥,培养既有扎实理论功底又有熟练地专业技能法律人才的要求无法实现。因此,既有理论性又有实践性特点的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本科课程教学方法的提升与改革势在必行。

二、诊所式教学法的引进—一种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教学方法改革选择思路

诊所法律教育作为一种补充性的法律实践教育方式,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是在对兰代尔判例教学法不足的反思中出现的。诊所法律教育借鉴了医学院培养学生的方式,让学员在实践中学习法律,以实践活动的参与,掌握法律技能和职业技巧与素质。正如学者们最爱引用的美国大法官霍姆斯的名言“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而非逻辑”,法学教育的方法不能仅停留在法律体系的讲授、法条的释义及法学理论的灌输,而应将理论与实践能力的培养紧密结合,通过对法律的理解和运用丰富实践经验。

诊所法律教育通过真实的案例背景、多样的教学方式以及能力训练的实效性广受认可。从2000年起,我国各大高校先后引进这种教学模式,在开展各种本科法学课程教学的同时,分别开设了成立了自己的“法律诊所”。法律诊所的设立主要有三种方式:“内设式诊所”、“外设式诊所”以及“模拟法律诊所”{2},目前我校的法律诊所和劳动法诊所都是采取内设式诊所模式,这与开设诊所教育的大多数院校是一致的。诊所式法律教育以学生为中心,以法律知识的理解运用、职业技能和素养的培养为目的,在诊所教学中采用真实案例与学生进行讨论分析;诊所教学方式灵活多样,无论是提问式、角色模拟式、互动个案指导式还是分组讨论辨析式,都突出学生与教师之间的交流与互动,在教师的引导下主动思考,积极发表对案件的看法,在平等、轻松地课堂气氛中捋清思路,提出不同的解决方案,逐步累计经验。以笔者所在的劳动法诊所为例。我校的劳动法诊所2008年在国际劳权基金会的资助下建立的,是学生社会实践教学和劳工法律服务机构。在劳动法诊所教学中,既有针对劳动法基本知识运用能力培养的真实案例讨论课,也有针对劳动案件办理的实务技巧培训课;既有诊所老师与学生平等的案例研讨,也有诊所的专职律师对学生代理案件的指导与帮助。通过在诊所的学习,学生既巩固了劳动法的基本理论知识,又在参与劳工尤其是底层劳工案件代理中,实现“法律实务技巧的培养,法律意识和法律头脑的形成以及人格的形成和完善”{3}的诊所式法律教育的目标。

有人说诊所式教学是一种教学的艺术,但回顾这些年诊所式法律教育在我国发展实施,其仍然受到一些因素的制约,可见它绝非一种完美的艺术。首先,诊所资金的制约。与一般的法学课程教学不同,诊所式法律教学不仅有基本的课堂教学内容,更多的是包括法律实训、案件代理等实务性内容,这就需要有能够提供日常办公、当事人接见等活动的场地以及必要的办公设施;法律诊所代理的案件基本属于法律援助性质,不收取当事人任何费用,学生办理案件的一些必要开支如车费等需要诊所资金解决,这些都给诊所的设立提高了门槛。目前我国大多数诊所是在国外基金会的资助下建立的,像我校的法律诊所由福特基金支持,劳动法诊所由国际劳权基金支持,但这种支持能持续多长时间不得而知,一旦资助减少或撤销,在我国各大高校教学经费紧张又无法提供必要的帮助时,诊所该何去何从?这也是从事法律诊所教育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其次,由于教育模式的特殊、教育资源的有限,诊所式法律教育很难让更多的学生参与到诊所教学中来。在各大设立法律诊所的高校中,能够加入诊所学习,参与职业能力训练,办理案件的学生数量并不多。例如我校劳动法诊所每期只招收三十名学员,而整个法学院和政管学院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的学生就有六千多人,这也使得诊所式法律教育无法全面发展。再次,教学理念的制约。从美国引进的法律诊所教学在实践中并未引起应有的重视,“在大陆法系,法律教育不在于提供解决问题的技术,而在于对基本概念和原理的教导。法学教育所要求的内容并不是对实际情况的分析而是对法律组成部分的分析。”{4}由于并未认识到诊所式法律教育的作用,加之已有案例分析课、学生实习等实践性的课程,因此不少院校只是将其借鉴并机械地使用,使得诊所教育陷入一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尴尬地位。最后,诊所教师现实的制约。诊所式法律教学对诊所教师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不仅要有扎实的理论功底,也要有较强的法律实践经验,能够随时指导与参与学生办案。但我国高校法学教师由于职称评定等问题的要求,只注重理论研究,却缺乏处理实践案例的能力和经验,无法真正承担起诊所教学的任务。

从2000年引进开始,对诊所法律教育的研究和探讨从未停止,它的优势与发展中受到的制约都让我们不得不思考应当如何对其定位?应当如何实施?如何结合实际发挥其长处为我所用。正如有的学者所说的:“我国的研究还只是停留在总的理论和方法的研究上,很少有人对这种教学方法和模式在具体的法学课程教学中的应用加以研究……一种教学方法和模式的价值就在于应用,就在于能更好地促进课程教学。”{5}虽然采取了全新教育理念的诊所式法律教育由于各种制约因素无法充分发展,无法使更多的学生享受到这种模式带来的技能、素质培养的好处,但诊所法律教育中灵活、先进的教学方法却为我们进行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课程方法教学改革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因此,以我校劳动法诊所为依托,寻找、提炼与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本科课程相契合的诊所式教学方法并在教学中加以应用就显得尤为重要。

三、诊所式教学法与传统教学方法的有机结合—一种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教学方法改革路径

我国传统的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本科课程教学方法与其他法学专业课一样,采取“经院式”教育模式,教师只是简单的照本宣科,将相关知识系统化,学生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东西抄下来带回家。教师课堂讲授以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基本理论为重点,关注法律制度和法律条文的释义讲解,重视理论分析问题的能力,强调学生理性思维。这种教学方法虽无法有效地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增强其职业技能,但对于基本理论知识的掌握、扎实的理论功底的培养以及将来的法律实践打下良好的基础。因此,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对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课堂讲授式教学方法予以改革并非要彻底否定课堂讲授,而是应将基本知识的传授与实践能力的培养并重,寻求有利于学生法律职业技巧训练的方法。正如一位学者所说:“知识毕竟是方法的载体,知识过于薄弱,方法也难见发达。”{6}可见,应在扎实理论知识的基础之上再探讨如何改革课堂教学教学方法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

诊所式教学法与传统教学法在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教学中有机结合,就是要将诊所式法律教育的方法与传统教学方法融合,在将传统的讲授教学法进行改革的同时,充分利用现有条件,辅以其他有效的训练方法,以达到最大程度的实现培养既有理论功底,又有实践能力的目的。具体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一)综合运用诊所式教学法对传统课堂讲授法进行改进

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课堂讲授式教学方法,是一种对基本知识直接、系统掌握的重要方法,它可以为学生学习构架出基本的理论框架,尤其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的基础理论知识的普遍深刻,如劳动法概述部分,包括特征、概念、理论体系等内容,就需要以讲授的方式系统进行,因此,教学内容在一定程度上对课程教学方法提出不同要求。对限于教学内容只能进行讲授的部分,教师可以利用自己渊博的法律知识,深入浅出的将枯燥、繁复的理论清晰的呈现在学生面前,并利用现代化的多种教学手段,例如多媒体等,比较生动的将教学内容呈现在学生面前,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除此之外,还可综合运用诊所教学中常用的一些方法对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基本理论与具体制度进行讲授,以丰富教学讲授方法。

1、苏格拉底式教学法。苏格拉底式教学法是一种提问启示型教学法,教师在课堂教学中不再简单的将知识灌输给学生,而是针对重点难点的内容向学生提出问题,引导学生对问题进行思考,并认真倾听学生对问题的反馈,适时进行反问,提出问题的各种可能性,补充归纳观点意见,并对学生的回答进行评价。这样可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促使其积极思考,认真听课,更加深入全面对的掌握所学知识,在提问、思考、反问、再思考中增强思辨、应变能力。例如,在讲授劳动法律关系主体时,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主体资格进行讲述时,提出“企业中高管人员主体资格的辨析问题”让学生依据劳动法理对论此类人是否属于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进行分析,如果认为是,如何解释其在单位中的管理权、处罚权等,如果不是,那他们在劳动关系中的身份是什么。这样一步步通过提问启发学生,开拓其思路,对劳动法主体资格的认识更具体深入。

2、讨论式教学法。讨论式教学法是诊所法律教育常用的一种方法。在诊所课中,通常大家以圆形的方式坐好,没有讲台,教师和学生平等的就某一问题或案例进行讨论,各抒己见。这种方法可以充分调动学生参与的积极性,将被动灌输式的学习变为主动参与式的学习。由于教学内容和课时的限制以及教学方式的差异,讨论式教学法在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课程教学中的运用必须综合考虑教学时间和教学内容的安排,尤其在讲授劳动法律具体制度时,如劳动合同解除制度,只要介绍清楚制度基本原理,减少单纯具体法条的阐释,增加安排对该制度的理解讨论的时间,以现实中大家都了解的事件为切入点,比如,华为公司解雇事件,通过教师的引导,让学生互相交流,发表意见,在老师的发问与同学们的讨论争辩中,锻炼积极思考、勇于发表对问题的评判的能力。当然,在运用讨论式教学法时,教师必须依据时间的安排适当的控制讨论的程度,一方面防止自由的讨论变成聊天闲扯,另一方面防止讨论过于激烈由明辨是非变成互相攻击。

目前我校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本科课程为51学时,课堂安排一般为1名教师1个班级,一个班一般50人左右,这样的师生比例可以比较有效地运用苏格拉底式教学法和讨论式教学法,以增加学生的参与机会,提高其实践技能及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相比一些一二百人的大课堂效果会好很多。

(二)以我校劳动法诊所编撰真实案例为资源,以研讨式教学法为手段,对传统课堂案例教学法进行修正

案例教学法是传统法学课堂经常使用的一种教学方法,主要目的就是教会学生如何将现行的法律规则运用于具体案件,以培养学生判断分析能力,掌握法律职业技巧。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调整的社会关系与人们的日常工作生活紧密联系,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案例教学法可将理论与实践联系起来,在加深对知识理解的同时,还可开拓学生思维,帮助其理解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的内容,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但由于实际运用中手段比较单一,案例内容也大多是经过删减,案例教学法大多成为了举例法。例如,讲劳动合同终止制度时,为了强调我国法律规定的只能法定终止,而不能约定终止,就简单举一个约定终止的合同,让学生去判断。当然这样的案例教学方法有时的确是在课时紧张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做,但万事无绝对,通过合理安排教学内容,以诊所法律教育中所具有的多样性与实践性的教学法,在保证教学任务完成的前提下去修正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案例教学法。

有效的案例教学组织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分配课时。针对我校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的教学大纲,在劳动法律基本制度部分对课时进行调整,可以在一个具体制度讲授完毕后,利用半节课的时间针对具体案例进行讨论。例如劳动合同制度一章结束后,组织一次案例讨论。由于课堂教学时间的限制,许多工作必须提前做好。其一,案例的准备。这是开展案例教学的基础。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的案例非常多,寻找搜集适合课堂讨论的案例尤为重要。这就要求教师平时就应注意案例的总结整理,依据课程教学体系准备。目前我校劳动法诊所在案例研讨教学与真实代理劳工案件的过程搜集了各种案例资料,其中已对诊所案例研讨教学中的各种案例进行了总结汇编,每年对外代理劳工案件(包括咨询)的也有三四十件之多,这些都为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课堂教学提供了很好的基础。将这些案例引入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本科教学,作为案例教学的一部分,“即把诊所教育的结果、问题回馈到日常案例教学中去,从而有针对性的在未来案例教学中,选取适当案例、设置提问、总结分析。”{7}其二,学生预习。预习是学生自我学习、自我提高的一个过程。通过预习去熟悉案情,发现问题并对问题进行分析,建立自己对案情的独立见解。为了节省课堂教学时间,可将提前准备好的案例发给学生,让他们课后对案例进行准备,写出书面的解决意见。这样不仅督促学生对案例的准备,还为学期末平时成绩的核定给出了依据。其三,分析讨论案例。组织学生案例讨论是案例教学法的核心。前期准备为课堂充分谈论提供了条件,教师在讨论分析中只是引导,提示,将讨论的主动权教给学生。可以鼓励学生提出不同的观点,依据观点的不同划分小组,为了充分调动学生发言的积极性,不同的观点小组可以互相辩论。这样不仅活跃了课堂气氛,学生的学习主动性和创造性被调动出来,独立的思辨能力逐步形成。其四,教师总结。教师可针对案例的讨论归纳总结,对不同观点依据理论和法律规定进行点评。需要明确的是案例讨论的最终目的并非希望得出一个唯一的结果,论证分析方法的掌握、法律思维能力的提高才是最终的目的。

(三)以诊所模拟仲裁庭为依托对模拟审判教学法进行有限运用

模拟审判教学法是一种古老的教学方法。这种教学法选取真实案例,学生参与其中,“通过亲身经历刑事、民事、行政审判及仲裁过程,掌握诉讼庭审程序,了解不同职业角色法律思维的特点,从而提高实践能力的教学方法。”{8}模拟审判教学方法可以使学生亲身感受到法律在实践中的应用,通过角色的参与,对审判程序进行全面了解,并站在自己的角色立场上据理力争。由于组织、指导时间{9}等原因,虽然无法在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教学课堂中运用,但我们却可依托劳动法诊所这个平台,通过让学生参与旁听的方式实现对程序内容有更为直观认识。同时,还可将案例教学法结合使用,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不能完全运用模拟审判的缺憾,以提高学生的实践能力。

我校劳动法诊所每年6月、12月举办两次模拟仲裁庭的活动,由诊所学生参与组织,诊所教师和邀请的专职仲裁员作为嘉宾参与评论。从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课程讲授进度来说,每年模拟仲裁庭举办时间正是讲授劳动争议处理制度的部分,内容当中涉及许多仲裁程序的问题;劳动争议仲裁又是我国劳动争议处理的必经程序,但如果只就程序讲程序的话,会非常枯燥,难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因此,可以在模拟仲裁庭开始之前的一个礼拜,将模拟仲裁案件的案情发给每个学生做准备,要求将案情分析做成书面报告,在课堂上用案例教学法讨论案情,发表观点;另外要求学生旁听诊所的模拟仲裁庭,这样不仅可以熟悉并掌握仲裁程序,还可通过听取模拟仲裁庭申诉人与被申诉人庭审辩论,结合对该案的案例讨论,将所学知识进一步深化。

(四)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教学方法改革亟待于学生综合知识水平的提高

社会的发展进步,社会关系的日趋复杂,对法律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一个案件,往往需要具备除法律之外的多种知识结构才能解决。我国法学院的学生多为参加高考后直接进入法学院的本科生,法学硕士研究生也多为法学本科学位获得者,只懂得法律,知识体系单一,无法应对社会的需求。“法学并不是社会科学中一个自足的独立领域,能够被封闭起来或者可与人类努力的其他分支学科相脱离。”{10}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是和社会生活紧密联系的一门法学学科,要想学好这门课,仅限于掌握法学知识是远远不够的,比如,谈到工资问题,就不可避免的需要经济学、社会学等学科的知识,否则就是纸上谈兵,无法吃透其中的核心内容。因此,在课程教学过程中还可以为学生提供大量的与教学有关的资料、信息,同时引导、督促学生课后广泛阅读包括法律在内的各学科书籍,例如,经济学与社会学方面的书籍,这样可以拓展学生知识面,为开阔学生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视角,为课堂教学的顺利进行提供帮助。

诊所法律教育在我国的发展为诊所式教学法与传统教学法的有机结合创造了条件。为了适应社会经济发展及依法治国的需要,培养出既有深厚理论功底又有扎实的职业技能、又有良好的职业道德素养的法律人已经成为我国法律教育改革的目标。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本科课程教学改革也必须以此为目标,将诊所式教学法与传统教学法的有机结合,运用多种教学方法,为学生掌握知识与能力培养提供更加有效的途径。

【注释】
*本文系西北政法大学教学改革研究项目“法学院校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特色培养研究——西北政法大学劳保专业建设的探索与实践”部分研究成果。
{2}参见王银梅:“诊所法律教育对中国本科教育的启示”,载《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2006年第1期。
{3}范利平、孙晓萍:“传统法律教育方式的修正—诊所式法律教育”,载《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05年第2期,第87页。
{4}许崇利:“中美法学教育模式之比较—法官型人才V律师型人才”,载《厦门大学法律评论》,2006年总第11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6版,第15页。
{5}宁立成:“立法学典型案例的选择及其教学方法—-以诊所式法律教育为视角”,载《江西教育学院学报(综合)》,2009年第6期,第47页。
{6}许崇利:“中美法学教育模式之比较—法官型人才V律师型人才”,载《厦门大学法律评论》,2006年总第11辑。
{7}蔡秉坤、李清宇:“法学案例教学与诊所教育的比较与对接”,载《法商论丛》,2009年第6卷,第213页。
{8}邢钢、王卫权:“对法学教育中实践性教学的评析”,载《中国大学教育》,2009年第5期,第78页。
{9}一次模拟审判的准备,至少半个月,不仅要依据案情分配角色,还要在吃透案情的前提掌握流程,分不同角色进行演练。这些都需要花费教师和学生的大量课余时间;最为关键目前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课时安排只有51学时,在教学内容紧张的情况下,也无法抽出课时进行模拟审判。
{10}许崇利:“中美法学教育模式之比较—法官型人才V律师型人才”,载于《厦门大学法律评论》,2006年总第11辑。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