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论本科法社会学教学的课程安排

【摘要】:中国法社会学课程设置历史较短,目前可供选用的法社会学教材也存在着种类少、内容不充分以及未反映最新研究成果等问题。通过对英美法社会学课程安排的考察和借鉴,中国本科法社会学教学可以进行如下创新型的课程安排:首先,使法社会学课程的内容集中在探讨“法律”与“社会”的性质、范围及其关系上。其次,发展一种足以统领已有理论的视角。再次,确定课程目标是帮助学生培养对法律问题所反映的更广阔的社会事务和人生问题的洞察力。最后,依托现实中重要的法律现象组织课程内容。

【作者】:颜毅艺,吉林大学法学院

【关键词】:法社会学 教学 课程安排

【来源】:《法制与社会发展》2008年第3期。

一、中国法社会学课程与教材使用概况
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法社会学的一些著作学说开始引入中国,中国学者也开始撰写一些法社会学论著。{1}但西学资源的大规模介绍以及法社会学作为独立的学科的创建则是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大量西方法社会学的著述被翻译和评述,其概念、范畴和理论体系为中国法社会学的研究进行了理论上的准备。同时,法社会学的学科建设工作也逐渐开展,一些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进行了法律社会学的课程设计。{2}到目前为止主要的法社会学教材有:苏梅风等编著《法律社会学》(1990),王子琳、张文显编《法律社会学》(1991),马新福著《法社会学导论》(1992),赵震江主编《法律社会学》(1998),陈信勇著《法律社会学教程》(2000),田成有著《法律社会学的学理与运用》(2002),李瑜青等著《法律社会学导论》(2004),朱景文主编《法社会学》(2005)等等。
总体而言,尽管这些教材的出版为本科法社会学教学提供了参考作用,但也仍存在如下不足:第一,与法理学和部门法学相比,法社会学的参考教材数量极少,授课者的选择范围因而受到很大限制。第二,内容还存在不足,而且分歧较大。根据目前已出版教材的具体内容,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种类型。其一,运用社会学概念体系来解释法律现象。即借用社会学中较为成熟的社会功能、社会化、社会制度、社会意识、社会组织、社会控制、社会问题、社会变迁、文化等分析工具对法律进行解释。典型如苏梅凤等编著《法律社会学》,王子琳、张文显编《法律社会学》,马新福著《法社会学导论》,陈信勇著《法律社会学教程》等。这种内容安排固然反映了把法律作为社会现象来理解的法社会学立场,但是也容易产生种种弊端:一方面,尽管法律作为一种重要的社会现象一直为社会学家所关注,但是社会学的知识体系并不是完全围绕对法律现象的观察而产生的,因此用社会学的现成理论体系和概念工具来分析法律,其阐述有时在法学工作者和法律学生看来是难于理解的。另一方面,这种组织方式容易限制法社会学的范围。从法社会学的发展史来看,在早期曾经出现过以社会学家为代表的法律社会学(sociology of law)和以法学家为代表的社会学法理学(sotziological jurisprudence)。自20世纪中期以后,法社会学的发展更加注重跨学科的合作,其理论来源极为多样,法律的社会理论(social theory of law)、法律与社会科学(law and social science)是其研究进路不断扩展的表现。{3}其二,以典型的法律活动、法律实践和法律角色为中心组织内容。有的教材编著者选取立法、执法、司法、法官、律师、警察、法律文化、法律意识等典型的法社会学分析对象来组织框架。例如赵震江主编《法律社会学》,田成有著《法律社会学的学理与运用》,李瑜青等著《法律社会学导论》,朱景文主编《法社会学》等。毋庸置疑,在西方法社会学中,这些领域已经获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以至于法社会学的课程无法将之忽视。但仍需看到,为了说明法律实践是一个不同于传统法学所描述的过程,西方法社会学用大量的实证研究展现法律活动的细节,探究影响法律运行的因素,以及法律运行如何区别于法条的规定。在这些实证研究的基础上,也发展了许多理论工具和模型来解释现象。但由于中国的法社会学研究相对薄弱,不仅对西方法社会学在广度和深度上的引介不够,而且本土的实证和理论研究也较薄弱。因此虽然借鉴了上述西方法社会学的论题和框架,但其内容和观点还有待充实和深化。第三,尚未及时反映当前法社会学研究的最新进展。法社会学在中国的发展虽然缓慢,但郑永流、高其才、苏力、强世功、赵晓力、王亚新、范愉等学者对中国农村法律状况、基层司法制度、纠纷解决过程、法律意识等问题也做了一系列实证调查研究,这些研究不仅提供了对中国当前法律与社会关系的实证经验描述,而且也尝试运用多种理论视角来提供新的解释。法社会学教材如何使用这些已有研究来扩展和充实现有框架仍然有待探讨。
因此,如何编排本科法社会学教学课程内容,是一个需要授课者仔细加以研究的问题。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下文对英美的法社会学课程安排进行探讨,以期发现可供借鉴的思路和资源。
二、英美的法社会学课程安排
美国是积极开展法社会学研究的国家之一,法社会学课程的探讨也颇受重视。根据Berger的介绍{4},美国社会学协会曾经为法社会学课程制定过课程提纲,并和东部社会学协会、美国律师协会发起过“法社会学教学”工作组。Berger认为,美国法社会学课程安排经历着从传统进路到新型进路(alternative approach)的变化。
传统进路的内容一般为:第一,导言部分比较社会学视角和法律的/司法的进路看待法律的差异,说明社会学的分析如何不同于传统的法律推理。第二,通过“法律”的定义、类型和功能的讨论为学生展示社会学家所感兴趣的不同法律现象,以说明基本的社会学概念和原则,而不是诸如种族关系、妇女问题、环境问题等实质性论题。第三,对不同的理论观点进行评论,但更倾向于采取功能主义、多元主义的冲突理论来表达这些视角。第四,对法律的历史发展进行回顾。但在着重于历史还是当代,以及历史仅仅是作为背景性材料或者作为讨论更广阔的社会冲突和变迁的理论问题的载体则有所差异。第五,检验法律和社会的相互依赖,即法律对社会的影响和社会对法律的影响。前者把法律作为自变量,考虑法律在社会变迁和公共政策目标上的应用及其功效、法律执行的自由裁量、合法性和公众对法律的遵守或者服从问题,尤其是“书本上的法”和“行动中的法”之间的差距。后者把法律作为因变量,考虑非法律的社会变迁(如工业化、技术、科学)对法律的影响,法律的创造问题(如公共观点、价值观、群体利益,或者社会分层和冲突如何影响法律的发展)。也可能考虑社会科学自身如何影响法律制度和被法律制度影响。但这两者都不够重视集体行为(behavior of corporations)、执法机构和立法者自身的问题。第六,介绍法律职业者的不同角色。此外,讨论律师教育的社会化,律师面临的伦理困境,以及在法律服务中的趋势。
随着法社会学研究领域的扩展(如更加关注非刑法的法律领域),某些革新的或者非传统的实质内容也逐步增加,并形成新型的课程安排模式。这些模式采取了新型的理论视角,大多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的、辩证的、批判的,或者人文主义的进路。
新型课程模式之一为:首先,比较传统的司法的和社会学的对法律的进路与马克思主义和批判的一人文主义的法律研究。其次,在法律的历史发展中更关注阶级和权力的角色。把法律的形式和功能与特定生产模式及其中的矛盾,以及生产模式的转变联系起来。课程在探索资本主义阶段时特别注意变化中的财产和契约的法律概念,在公司权力增长中的法律角色,行政一规章地位,和劳资方之间的冲突。课程还探讨种族和性别歧视、“权利”以及越轨、环境、侵权或者税等问题。再次,把法律作为意识形态的制度,从法律是主流社会关系的合法化角度批判法律改革主义和法律自由主义。又次,用不同的角度来推进传统课程的主题。例如,法律职业主要是作为严重分层的利益集团,而不是作为一个主要通过与共同利益结盟获取权力的集团。在分析职业的结构转变时强调法律职业在控制律师生产和法律服务方面的角色,把律师教育认为是明确为“阶层训练”的教育。最后,采取跨国视角来思考法律,如法律在经济发展中的角色和在“核心”资本主义和第三世界国家中的依赖关系,同时考虑法律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的角色。其模式之二表现为,首先,课程围绕不同的实质论题而不是传统的社会学中的概念命题而组织。关注某些特别的、尤其是刑法之外的领域并非是要阐明一般性社会学原则和解释“法律”,而是要说明更广阔的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并引发学生的关注。如检验有关妇女保护性立法是为了讨论妇女在社会中的位置;肯定性行为法律与如何建设公正社会有关;堕胎、安乐死、死刑的法律争论需要回答生活意义的基本价值问题。其次,课程使用大量案例材料来讨论实质性论题。课程批评性地评价这些案件的法律推理和政策含义,将其与用非法律解决问题相比较。模式之三是Lempert和Sanders把法律作为决定社会结果行为(socially consequential behavior)的责任的过程,作为纠纷解决过程,以及作为对福利分配的制度,从而在这三个领域中整合法律的许多概念的和经验的材料,关注了传统课程所忽略了的法律的重要领域。模式的探索是没有穷尽的,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来探讨传统课程中历来关注的主题,如把纠纷解决的正式的或者法律的方法作为一种更为普遍的社会过程范畴的一部分来加以检验,因而使之包括非法律的解决模式,如商谈、调解、仲裁等;还可以将课程定位于开发新的主题,例如,关注法庭在制定公共政策中的角色,法律职业的模式,法律组织的功效和影响及其相互关系,社会科学在法律中的角色等等。
英国著名法社会学学者科特威尔撰写的《法社会学导论》被推荐为法社会学领域的精彩教程。Kessler认为它提供了一个关于法律和社会的现有理论和经验研究的富有创造性和高度有效的综合。它不仅研究和整合了出现于经典的当代理论和智识运动中的社会中的法律角色(包括萨姆纳、萨维尼、埃利希、韦伯、马克思、迪尔凯姆、帕森斯、卢埃林、阿诺德、Pashukanis、卢曼、图依布纳和其他人)。而且概括和分析欧洲和美国所做的大量经验研究以用于思考和评价理论工作。科特威尔认为法律理论和社会理论对于理解法律都是必要的。因为前者能够系统地解释法律的性质,而后者则是对法律作为社会的一个方面、社会领域的一个部分的解释。他要求超越狭隘的学科界限。为此,他清晰地阐明有关法律的社会理论,也仔细地辨别出在许多经验研究中所隐含的关于法律和社会性质的理论假设。Kessler敏锐地意识到,科特威尔不满于仅仅描述不同的观点,而试图通过把法律作为一种整合竞争性进路的路径(as a way of integrating competing approaches)的意识形态的观点来提升著作的理论制高点。这在一定程度上弥合了功能主义和冲突主义、马克思主义等的理论差异。循此思路,科特威尔分析了法律职业、法庭和法官、法律执行机构及其行为者。在该书的修订版中,科特维尔也把后现代法学的论题包括在内,总之,这本书详尽地著述了法律和社会中的重要问题,它创造性地使用经验研究来阐述和推进基础理论的研究,并提示和建议那些有潜力的研究方向。{5}
三、本科法社会学教学的创新型课程安排
根据上文对英美法社会学课程内容的介绍,结合法社会学的发展史可以尝试总结出影响法社会学课程安排的几个问题:
第一,法社会学课程是为了给学生提供关于法律与社会关系,尤其是1960年代社会剧变所提出的法律与社会变迁问题的思考和见解。因此,法社会学课程是对传统法学教育的扩展。美国法社会学课程的传统模式强调社会学与法学视角的差异,讨论法律的定义,采取社会理论进路,探求法律的历史发展,分析法律和社会的相互依赖,以及对法律职业的研究,都是为了提供有关法律的新的社会学知识以便丰富对法律的认识。新模式的出现主要通过理论视角的变化和新法律材料的挖掘补充传统课程。科特维尔则发现,法社会学从早期对“法律与社会”的并列关系转变到“社会中的法律”的阐释,又经由对“社会”本身含义的探讨趋向一种对法律作为社会现象的新理解,这使得他更多借助于多元文化的视角来发展出一种从共同体的角度看待法律的进路。{6}第二,理论视角的变化影响法社会学课程的内容编排和知识整合。自20世纪中期以来,功能主义、冲突主义、马克思主义、批判主义、人文主义等理论研究的发展为美国法社会学课程内容的更新提供了有益的理论工具。它们对法律的社会效用、意识形态属性、价值维度的不同强调直接导向新的法律材料的发现,以及对原有材料的重新解释。而科特维尔则努力在功能主义、冲突主义、马克思主义、批判主义、人文主义等理论之间进行一种立场的调和与知识的整合。他的方法是努力指出每一种思路的优长和劣势,并且着重说明法律能够建构社会关系的权威论证,因而法律既通过反映民意来提供社会整合机制,同时又是一种表达了社会关系中不平等的强制力。他用这一立场来解释法律的执行、援引、司法、法律服务等实践活动。第三,法社会学课程不仅是用某种社会学原理分析法律现象的产物,也可以是对实质论题的讨论。这一美国法社会学课程的新发展与当代社会科学以问题为中心的研究越来越取代以学科为边界的研究是相契合的。法社会学不是法学或者社会学的子学科,不能仅仅把它视为意义甚微的附属物,而应该看重它在参与当代重大社会问题中的独特作用。它有助于学生逃离单一的法律领域或者社会学领域而保持心智对更广阔的社会生活的觉醒。而科特维尔从来反对偏执于法学或者社会学的解释,他对理论研究与经验研究的结合也不仅仅是为了单独阐明某一方。第四,法社会学课程可以不断扩展对法律的研究领域。把法律作为社会现象来看待,使得对法律的理解越来越多样。美国法社会学课程从早期对刑法、犯罪学的侧重逐渐发展了民事的、非法律的、跨国的等多种思路,这显然有助于把法律研究变成跨学科的社会科学,而不仅仅是法律人和政治科学家的独占领地。科特维尔的研究对象也是极为广阔的,不仅司法制度与行政事务的彼此纠缠,法律职业的激进与保守,而且执法过程中顺应和规避,法律与非法律的模糊地带都在其讨论范围之内。这使得《法社会学导论》成为一本大容量而又耐读的著作。
经由上文的探讨,授课者可能采取如下方式来达成一种创新型的课程安排。首先,明确法社会学研究的初衷是为了增进对法律与社会关系的理解,因而法社会学课程的内容应致力于对“法律”与“社会”的性质、范围及其关系的探讨。无论是在Berger的传统/新型模式中,还是在科特维尔的《法社会学导论》中,都认同法社会学研究与传统法学的差异。这一差异实际上是在对“法律”的定义或者性质的多样性探讨中实现的,而之所以使“法律”凸现其多样性的,则是作为其参照物的“社会”。当然,随着法社会学研究的发展,“社会”作为一个分析工具的内容、性质以及“法律”与“社会”的关系也是不断被重新认识的。{7}如此看来,现有的教材在导言部分以及对法律的概念讨论方面都是不够的。一个可能的改进方式就是结合法社会学的思想史系统地梳理关于法律以及社会的性质及其关系的不同层面之探讨,尤其应注意在20世纪末以来有关法律与社会的去中心化趋势。其次,不仅要对法社会学所采取的已有理论视角进行介绍,而且要尝试对之进行评价和选择,选用或者完善某种理论视角,使之能够有效地统领全部的课程内容。这样的思路并不是认为存在一种唯一的、完满的和排他的解释进路,而是提醒授课者,仅仅是简单地列举诸种理论视角,可能无助于帮助学生建立关于法律现象的认识。相反,弄清楚理论视角的由来、它们的有效性及其限度,并努力透过学说之争而以法律现象本身为原点来抽取出一个更具涵括性和解释力的理论模型,将使教学更具有连贯性。当然,这对于授课者将提出更高的要求。在内容编排上,法社会学的方法论研究应成为重要的部分。此处的方法论不仅包含那些广为使用的社会学的经验性实证研究方法,更主要的是指用以解释法律现象的系统理论。再次,法社会学课程从来不应仅仅被设计来用以作为对社会学理论的注解,或者成为对法律专业的知识补充,它的更理想的目标是帮助学生保持对更广阔的社会事务和人生问题的热情和发展相关的洞察力。仅仅是借助社会学知识提高学生运用法律的技巧或者增强其对法律的预测力,或者是用法律现象来阐释一般性的社会学理论,都无助于培养学生对社会和人生问题的关注,从而错失了奠定法律作为一种志业之深沉根基的机会。在这方面,授课者需要大量补充现有教材中因思路局限而无法顾及的材料,也需要授课者更认真和深切地考虑除了法学之外的其他人文社会科学乃至自然科学的广阔智识领域提供的资源。最后,法社会学课程当然也需要依托现实中重要的法律现象而进行。在当代中国的法律实践中,法律的执行、司法制度、法律服务等都是法治建设的焦点问题。而且,围绕着这些问题也逐渐开展了大量切实的经验和理论研究,这些都需要被充分地整合到现有的教材中。仅仅介绍关于机构建制、人员职务的正式制度规定是不够的,相反,借助那些有启发性的理论和经验研究把这些正式制度规定问题化,更能够激发学生反思和研究的欲望。
(责任编辑:沈映涵)

【注释】
作者简介:颜毅艺(1976-),女,福建石狮人,吉林大学法学院、理论法学研究中心讲师,法学博士。
*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 长春 130012
Law School,Jilin University,Changchun,Jilin,130012

【参考文献】
{1}韩亚峰.法社会学在中国早期发展史略(A).郑永流.法哲学与法社会学论丛:七(C).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
{2}颜毅艺.法律社会学在中国(N).光明日报,2003-02-11(134).
{3}颜毅艺.法律的自治与开放——当代美国法社会学方法论变革导论(J).法制与社会发展,2007,(5).
{4}Ronald J.Berger.Teaching the Sociology of Law:Alternative Approaches to Course Organization(J).Teaching Sociology,1989,(17).
{5}Mark Kessler.Book review(EB/OL).http://www.bsos.umd.edu/gvpt/lpbr/subpages/reviews/cotterre.htm,2007-12-02.
{6}Roger Cotterrell.Law,Culture and Society:Legal Ideas in the Mirror of Social Theory(M).Aldershot,Burlington:Ashgate,2006.
{7}Roger Cotterrell.Law and Society(C).New York: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1994.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