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谁搞垮了美国汽车业(一部美国汽车业的崛起和灭亡的历史),作者: 【美】保罗·英格拉西亚 全球经济衰退和来自海外汽车企业的冲击,底特律的三大汽车公司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谁会在这场危机中生存下来?曾经作为美国强大经济实力象征的底特律,明天将会是一幅什么样的图景?本书是一部美国汽车业的崛起和灭亡的历史。

UAW成立于 1935年。当时联邦政府已经通过了《瓦格纳法》(Wagner Act),该法案旨在保护工人组织工会的权利。 UAW首任主席为前浸礼会牧师霍默 ·马丁( Homer Martin)。但工会的思想领导者是鲁瑟(Reuther)三兄弟:维克托( Victor)、罗伊( Roy)和沃尔特( Walter)。沃尔特在三人中最为年长,对工会的影响力也最大。沃尔特 ·鲁瑟 1926年前往底特律。在完成高中学业和 3年的大学学业后,他进入了福特公司,但在 1932年因为组织工会活动而被开除。

被开除后,鲁瑟开始了一段公路旅行。他和维克托迫切地希望见识整个世界,直接了解其他国家工人的经验。他们两人带着 900美元的积蓄上路,借助自行车横穿欧洲大陆,通常就落宿在青年旅社。行程 1.8万海里后兄弟俩回到国内。 1935年, 28岁的沃尔特 ·鲁瑟协助成立了 UAW位于底特律的西区 174分部,并被推选为主席。

1936年末,在通用汽车公司位于弗林特市的两个工厂内, UAW的成员们因为无法获得工厂的认可而感到灰心丧气。他们希望能自己管理自己的事情。 12月 30日,他们占据了工厂,在自己的岗位上静坐并拒绝离开。 UAW“要求召开全国性的会议,代表通用汽车所有工厂集体进行谈判。 ”艾尔弗雷德 ·斯隆并不乐意接受这种条件。气氛由此变得紧张,长达 44天的僵局后来被称为“弗林特静坐罢工事件”。

通用汽车公司的保卫关闭了工厂的暖气,但工人们依然坚持不懈,自己生火取暖。 1937年 1月 11日,当地警察(当时被人嘲笑为“蛮牛”)使用催泪弹和警棍向雪佛兰2号工厂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工人们投掷汽车部件进行抵抗。工会的胜利被称为“奔牛之战”。

2月 11日,在密歇根州国民警卫队驱散罢工者失败之后,通用汽车选择了让步。通用汽车的高管签署了一份简短的协议,保证“公司从此以后承认 UAW是代表公司员工中的工会成员与公司进行集体谈判的机构。”几个月后,克莱斯勒也签署了一份类似的协议。

但福特公司并不那么容易被打败。 5月 26日,一群迪尔波恩的 UAW组织者决定在福特公司庞大的荣格河制造区发放工会组织的传单。

沃尔特 ·鲁瑟就是这些领导者中的一员。他既不抽烟也不喝酒,红色的头发和粉色的脸庞让他显得天真无邪,完全掩盖了他的刚强和坚韧不拔。就在他们出发之前,福特公司残暴的人事主管哈里 ·贝内特( Harry Bennett)宣称,他的保安们不会企图阻止散发传单。但他补充说:“当然,我们也不能保证那些人会做什么。”事实上,一切尽在此话中。

在 UAW的人员穿过一段人行天桥靠近工厂时,福特公司的保安们对他们进行了袭击和殴打。保安们的愚蠢一点都不亚于他们的残暴,因为他们直接当着媒体摄影师的面发起了这场袭击。这次事件被作为头条新闻传遍了全美国。在同时配发的照片中,鲁瑟捂着鲜血直流的鼻子,旁边站着的同事们也各有受伤。这位年轻的工会领袖一夜之间成为了名人。

仅仅就在“奔牛之战”发生 3个月之后, UAW在他们的字典上又增加了“天桥之战”。但直到 4年后,也就是 1941年, UAW才获得福特公司的承认,从而在全美汽车工厂内建立了劳工垄断地位,与汽车公司们在市场中的寡头垄断地位可以相匹敌。这种工会一家独大和三大巨头垄断的情况在美国汽车工业内持续了数十年,促使汽车工业繁荣发展,但之后又播下了毁灭的种子。

UAW早期的战斗让他们对汽车公司产生了憎恶的情绪,这种情绪在 UAW内经久不散。甚至在 20世纪 60年代和 70年代,也就是 UAW为其成员争取到了中产阶级的舒适生活之后,当汽车工人们在UAW大厅里手挽手高唱劳工运动非正式的圣歌《永远团结》(Solidarity Forever)时,情绪依然会非常高涨。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底特律是民主国家的兵工厂,生产飞机和坦克,而不是汽车。但在对日德两国的战争取得胜利之后,和平并未在底特律出现。 1945年 11月,沃尔特 ·鲁瑟组织了针对通用汽车的罢工。他要求通用汽车公司在保持汽车价格不变的情况下,同意给工人们加薪 30%,否则就向 UAW公开其账簿,证实公司无力支付工资。

斯隆将这个要求视为篡权,意在夺取管理者进行公司管理的权力,让人无法忍受。于是战线再度拉开。

罢工持续了 113天。此后通用汽车仍然拒绝向工会公开其账簿或者与工会探讨定价问题,但公司同意给工人们大幅加薪,并提高假期工资。这对于鲁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一个月之后,也就在 1946年 4月份,他采取了第二步。在一场竞争激烈的选举中, 38岁的他战胜 UAW的主席托马斯( R. J. Thomas),成为 UAW的新任主席。在接下来的 25年内,他为工会成员赢得了条件越来越好的合同,并且影响了底特律的命运。

来源:南方网-盖世汽车网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