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刘东晓,华东政法大学2014级诉讼法学研究生;缪超,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公证员

一、案情简介

“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系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14年发布的住房抵押与终身养老年金保险相结合的新型商业养老保险业务,上海是全国四个试点城市之一。投保人(被保险人)潘A提出该险种的保险申请,保险人“XX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同意承保。双方签订《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保险合同》、《房屋抵押合同》并向本处申请办理公证。投保人(被保险人)潘A在保险合同的补充协议内指定了遗嘱继承人潘B,并同时向本处申办了遗嘱公证。

这是本处在2014年我国施行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制度并确定在上海市进行试点以来,第一次办理此类业务的公证,无疑具有重大的理论研究与实务探索意义。为了更加明了的就该类业务的公证情况进行阐释,有必要首先对其进行介绍。

二、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的基本背景

目前,我国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带来了社会范围内旺盛的养老需求与严重滞后的养老服务业之间的巨大矛盾。根据联合国确立的相关标准,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时,该国家或地区即进入老龄化社会。自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医疗技术的快速进步和社会保障制度的日趋完善使得我国的人均寿命不断增长,[1]同时,20世纪80年代以来计划生育国策的实施及快节奏的生活方式、日益加大的生活压力和受教育水平普遍提高带来的生育理念的转变则导致人口自然增长率的不断下降,[2]在以上两重因素的作用下,我国于1999年即较早进入老龄化社会,且10余年来社会老龄化趋势加速发展。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60岁以上人口达21242万人,其中65岁以上人口达13755万人,分别占国家总人口的15.5%和10.1%。[3]与西方发达国家不同的是,我国老龄化的基本现状是“未富先老”,[4]再加上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少子化问题使得家庭养老压力巨大,[5]这必然导致社会养老需求日益旺盛,而我国目前养老服务业的发展却相对滞后,养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不足,市场发育不健全,[6]这就使得我国公民的养老保障问题变得日益突出。因此,在传统的依靠子女为主的家庭养老方式之外,“以房养老”的理念及做法逐步在国内确立和推广,在这种大背景下,作为“以房养老”的一种途径,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得以在我国提出并试点。

三、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简介 

  (一)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的起源

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发端于住房反向抵押贷款业务,该业务最早起源于西欧国家荷兰,最初的目的是解决住房问题,虽然在英国、法国、加拿大、新加坡等国都有推广,但发展最为完备、成熟的是在美国。[7]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该制度在美国逐步开展并得到快速发展,为完善老年保障体系发挥了巨大作用。简单说来,住房反向抵押贷款是指“一定年龄的老年人,以拥有独立产权的住房做抵押,向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贷款消费,同时保留居住权并以住房资产为限来偿还贷款的一种融资工具。”[8]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作为住房反向抵押贷款业务的一种形式,是指:“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置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年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9]

(二)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在我国的提出及发展

我国学者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研究住房反向抵押贷款这一新生的金融产品,1995年,曾祥瑞、胡江涛两位学者最早在国内介绍了这一产品,[10]2002年,被媒体称为“中国房地产之父”的原中国房地产集团总裁、中国企业联合会副会长、经济学博士孟晓苏教授最早提出将该项产品作为寿险业务引入我国。[11]近些年来,随着我国老龄化和少子化趋势的加速发展,公民养老问题日益凸显,国内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并研究这一金融产品,理论层面的研究及社会的需求最终推动了该产品在制度层面的确立。2013年9月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国发<2013>35号),第一次明确提出“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2014年8月10日,国务院在《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29号)中再次强调要“开展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为落实国务院上述意见,2014年6月17日,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保监发<2014>53号),明确自2014年7月1日起至2016年6月30日的两年内,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个城市中符合办理资质的保险公司和60周岁以上拥有房屋完全独立产权的老年人之间率先进行该项业务的试点,并从开展试点的重要意义、基本原则、试点资格申请与复核、试点产品管理及试点要求等几个方面对试点的开展做了较为详细的部署。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目前我国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制度是与公民终身养老年金保险相结合的,一方面,由保险公司承担长寿风险,依照合同通过支付养老年金的方式确保老年人晚年生活无忧,另一方面,保险公司在老年人身故后有权通过处置其房产偿还自身已支付的养老年金,如有剩余,则由老年人的法定继承人所有,如不足,由保险公司自行承担房价不足的风险,不能再向老年人家属追偿相关费用。[12]

(三)我国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的意义

根据相关学者的研究,目前我国开展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在加固养老保障、促进金融业发展、完善家庭经济功能、促进房地产市场发展等方面都有十分积极的意义,[13]而就目前我国老龄化加速发展的趋势看,其在加固养老保障方面的作用无疑是最明显的,意义也是最重大的。正如前文提到的那样,我国之所以推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正是基于“未富先老”状态下公民养老保障体系不健全导致公民养老风险较大的严峻态势,其积极意义正如保监会在《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中指出的那样: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有利于丰富、健全我国现阶段较为匮乏的养老保障体系,“增强养老保险体系的可持续性”,并在“缺少将社会存量资产转化为养老资源有效手段”的情况下“拓宽养老保障资金来源,提升老年人养老保障水平”,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住房反向抵押贷款业务在不影响传统养老方式的情况下,增加了新的养老方式供公民选择,也同时为保险业等金融行业参与蓬勃发展的养老服务业,拓展自身发展空间提供了新的选择。因此,开展住房反向抵押贷款业务对于老年人及保险行业双方来说,无疑是一种双赢的选择。

四、本案办理情况

2015年7月XX日,保险公司代理人江XX与潘A来到本处,由承办公证员当面见证江XX与潘A在相关公证材料上签名,并确认了保险合同及抵押合同的签署。潘A本人还于当日向本处申办了本人遗嘱的公证。后投保人潘A、遗嘱中指定继承人潘B、XX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三方签订补充协议并申办公证。

(一)经公证确认的反向抵押合同主要内容如下:

  1. “XX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具有发行上述保险产品的资质,并经中国保监会批准同意使用上述保险合同内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
  2. 投保人(被保险人)潘A符合投保范围,投保的意思表示清楚明确。
  3. 投保人(被保险人)潘A用于抵押担保的坐落于上海市XX路XX弄XX号XX室的房产,潘A对其拥有完整的权利。双方申办公证之前,已经至XX区房地产交易中心办妥了抵押登记手续,并取得了他项权利证明。本次抵押为反向抵押担保。
  4. 本次反向抵押担保,潘A将房屋产权抵押给保险公司后,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给投保人,一直延续到借款人去世。当投保人去世后,保险公司将房屋进行销售、出租或者拍卖等,处分后所得先用来偿还所有保险费用,保险公司享有该阶段房产的升值部分。遗嘱指定的继承人继承的房屋系扣除所有保险费用后房屋的剩余价值部分。
  5. 上述房屋在未来经济变化下可能引起房屋的升值或贬值,投保人获取的养老金亦有通货膨胀的风险,三方均已明确若发生这些风险,不影响《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保险合同》、《房屋抵押合同》和补充协议的履行。
  6. 潘A充分理解遗嘱的法律后果,申办公证当日就上述抵押担保的房产立下了遗嘱。并在补充协议中约定了如变更遗嘱,应与其他三方协商一致。
  7. 在潘A去世后,保险公司可获得房屋产权进行销售、出租或者拍卖,处分后所得先用来偿还所有保险费用,剩余房屋价值部分由丙方继承。或在保险公司处分之前,其指定的继承人可选择清偿所有保险费用后完全继承房屋产权并赎回抵押房屋的权益。

(二)在办理公证的过程中,公证员依照相关规定审阅了当事人双方的如下材料:

1.保险人:XX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1)营业执照、保险公司法人许可证复印件;

(2)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

(3)公司章程复印件;

(4)授权书(授权总裁签署保险合同等)复印件,委托代理人身份证复印件;

(5)授权书(授权上海分公司签署抵押合同等)复印件,上海分公司营业执照及其负责人身份证复印件;

(6)授权书(授权公司员工至本处办理公证手续)原件、委托代理人身份证复印件;

(7)XX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印章备案原件;

(8)上海市房地产登记证明(抵押担保的房产)复印件;

(9)评估报告复印件;

(10)律师尽职调查报告复印件。

2.投保人(被保险人):潘A:

(1)身份证复印件;

(2)户口薄复印件;

(3)房地产权证复印件;

(4)指定的继承人身份证复印件;

(5)证明丧偶的户籍证明原件。

五、结语

上海作为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的试点城市之一,本案例是该保险产品公证的首例,在不影响老年人既有养老福利的前提下,这种根据养老需求自愿投保的新型养老方式,有利于健全我国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有利于丰富老年人的养老选择,而公证行业也应紧跟这一社会发展的新趋势,积极探索在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推广中应当发挥的职能,为这一新兴业务的发展提供公正优质的法律服务。

 

*刘东晓,华东政法大学诉讼法学专业2014级硕士研究生,《东方公证法学》丛刊、《公证研讨》编辑;缪超,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公证员。

[1]新中国成立前,我国人均预期寿命仅为35岁,到了改革开放初期的1981年,为67.9岁,而到了2010年,则增长到了74.8岁,建国60余年人均预期寿命增长了一倍多。参见国家卫生和计划委员会发布的《2013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 http://www.nhfpc.gov.cn/htmlfiles/zwgkzt/ptjnj/year2013/index2013.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5年11月1日。

[2]随着改革开放以来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大力推行,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已经最高时的16.61‰(1987年)下降到了2014年的4.92‰(其中2010~2011年最低,仅为4.79‰)。参见2015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中国统计年鉴》,http://www.stats. gov.cn/tjsj/ndsj/2014/indexch.htm,最后访问时间2015年11月1日。

[3]参见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502/t20150226_685799.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5年11月1日。

[4]进入老龄化社会后的2000年,我国人均GDP仅为860美元,而西方经济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时的人均GDP至少都在5000美元以上。孟晓苏,柴效武著:《反向抵押贷款》,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页。

[5]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10年11月1日,我国大陆地区0~14岁人口数仅占总人口数的16.60%,比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下降了6.29%。按照国际通行标准,我国目前已经处于严重少子化水平,距离15%超少子化的警戒线也已不远,少子化趋势的深度发展必然将会给我国以家庭为主的传统养老方式以巨大的冲击,动摇其稳固性乃至可行性。相关数据见《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http://www. gov.cn/gzdt/2011-04/28/content_ 1854048_2.htm,最后访问时间2015年11月1日。

[6]参见2013年9月6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国发<2013>35号)。

[7]孟晓苏,柴效武著:《反向抵押贷款》,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1~22页。

[8]韩再著:《住房反向抵押贷款运作机制》,中国金融出版社2014年版,第32页。

[9]参见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保监发<2014>53号)》。

[10]曾祥瑞,胡江涛:《住房逆抵押贷款研究》,载《中国房地产》1995年第6期。

[11]孟晓苏:《论建立“反向抵押贷款”的寿险服务》,载《保险研究》2002年第12期。

[12]参见2014年6月23日中国保监会发布的《<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答记者问》。

[13]关于住房反向抵押贷款作用的详细分析参见孟晓苏、柴效武著:《反向抵押贷款》,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1~67页。

 

来源:广州白云公证处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