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上海知名早教机构——凯瑞宝贝被家长爆出多家门店关停、人去楼空,教师发不出工资,家长投诉退费无门,涉事金额超百万。据悉,目前有家长业已报警,而教师已经开始申请劳动仲裁。

蓝鲸教育第一时间联系到该公司负责人庄俊。庄俊表示:确实有一些加盟店和直营店出现经营困难,我们正想办法化解,不存在卷钱跑路的情况,近期会给到家长和老师一个答复。

数家门店人去楼空,家长维权无门

7月16日,想想(化名)妈妈准备带着孩子前去凯瑞宝贝的徐汇光启园门店上亲子课,突然在微信群看到了授课老师的微信。

授课老师在微信中告知凯瑞宝贝徐汇光启园门店的家长:在公司多次拖欠工资和不缴社保的情况下,我们秉持着老师的职责,对孩子和家长负责,一直坚持到现在。公司老板多次欺骗我们会发工资,结果都没发。现在园区园长及其他负责人一夜之间全部撤走,电话微信皆不回复工资问题。我们为了养家糊口、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园区所有员工决定17日去多处有关部门上诉,把血汗钱讨回。

凯瑞宝贝多家门店人去楼空,家长已报警、教师正申请劳动仲裁打开APP 阅读最新报道

授课老师在微信群中发布的信息

想想妈妈此时才意识到,一直在上课的园区已经停发教师工资多时,且内部问题诸多。

事发突然,园区的家长们匆忙之间在微信上建立了维权群。初步统计发现目前徐汇光启园门店涉事家长已达90人,涉事金额达百万元,单笔最高涉事金额为4.5万元。

“我们家长一起到店里面交涉,希望退款。但前台推诿半天,家长无果而去。”想想家长说:“我们打电话给凯瑞总部,他们却让我们找门店的负责人,双方推来推去,我们根本不知道要找谁维权退费。”

雪上加霜的是,家长们在维权途中发现,这样的事情并非只发生在徐汇光启园一家门店;这样的情况,也并非偶然。

凯瑞宝贝黄埔陆家浜路店的一名家长反映,早在7月2日下午接孩子回家时,就发现陆家浜路店游泳部已经关闭,随后托管班也相继关停。等到7月4日再送孩子上学时,家长们已经联络不上该园区负责人。

该家长告诉蓝鲸教育:“部分家长去凯瑞总部要求退费时,当时凯瑞的行政总监告诉我们,不能退款但可以转园。然而我们又被通知其他门店已经满园,目前陆家浜路店似乎没有一个孩子成功转园。”而该园区的家长维权群粗略统计发现,涉事金额也达到近90万元。

不止如此,普陀我格广场园也在7月17日于门口贴出了停店关园的告示:“2019年7月17日早上发布的停业事件,我们深感抱歉!目前公司总部正在和商场洽谈协商解决此事……”

凯瑞宝贝多家门店人去楼空,家长已报警、教师正申请劳动仲裁

普陀我格广场园门口的告示

另有家长反应,黄浦区中福生活广场店、长泰店也同样突然停业。

数位光启园的老师对蓝鲸教育表示,作为直营园的光启园门店,从今年过完年后工资就没有正常地发过。目前14名员工已有一个半月未领到工资。而社保今年仅交过一次,公积金去年12月起就没有缴纳。

一位陆家浜路店的店员则透露,该店面三月起工资就没有按时发放过,而到了五月则一直拖欠工资。

“不止我们一家门店,不少直营店都已经发不出工资了。”该店员说。

不止员工发不出工资,一位前代理园园长向蓝鲸教育表示,她今年三月份入职凯瑞,随后工资一直被拖欠。且该园长透露,“未来还将爆出更多的直营店关门,似乎是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成立十二载,2018年刚获Pre-A轮融资

凯瑞宝贝此前在上海可谓是家喻户晓。而且已经成立近12年,是上海本土早教及托育服务机构。

不少家长表示,当时选择凯瑞就是看中他们的品牌以及服务。

据了解,凯瑞宝贝这一品牌的母公司为上海凯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凯贝的大股东和法人、实际控制人都是庄俊,最终受益人是庄俊(48%)和陈裕花(32%),二者为夫妻关系。

凯瑞宝贝多家门店人去楼空,家长已报警、教师正申请劳动仲裁

2007年陈裕花创办凯瑞,随后在早教中心增加婴童水育项目得以引流,凯瑞宝贝成功存活下来,跑通了商业模式。

2018年2月,凯瑞宝贝获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由港粤资本与潮汇资本共同投资。随后在全国开出超100家连锁园区,其中超70家在上海。

此前庄俊表示,凯贝教育旗下的园区,分为凯瑞宝贝早教中心、辛格儿企业托班和社区托班,两个品牌共有100多家园区。前者单园投入约200万元,一般24个月即可回本。后者单园投入150-200万元,18个月回本。其模式以直营和加盟两种形式为主。

今年4月份,随着托育早教热的兴起,上海市率先出台了 “1+2”文件。自此托育早教有了相应的制度规范。

其中要求托育机构建筑面积不低于360平方米(只招收本单位、本社区适龄幼儿且人数不超过25人的,建筑面积不低于200平方米),幼儿人均建筑面积不低于8平方米;托育机构最好设在1楼等。

托育机构准入门槛开始提高,上海市妇联算了一笔账:托育机构的房租和人力成本两项支出已占运营总成本的70%-80%以上,开办前两年亏损情况较常见,一般4-5年后才盈利,产出投入比和利润率较低。

在“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信息管理平台”上,蓝鲸教育查询发现,已获合法登记备案的凯瑞宝贝托育园仅有上海闽兴区的一家。

凯瑞宝贝多家门店人去楼空,家长已报警、教师正申请劳动仲裁

仅有一家获得资格证的前提下,7月11日,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教委开展违规托育机构联合整治行动,6家违规托育机构中凯瑞宝贝名列其中。

来源:和讯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