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节前夕,发生在郑州富士康生活区的“二连跳”,再次把富士康推到风口浪尖。事发后,当地政府及富士康处于“静默”状态,只有来自富士康工会的“响亮”声音。

但这些“响亮”声音没有让富士康工人们心里亮堂起来。在4月30日通过微博表达对事件遗憾、死者家属抚慰之后,富士康工会5月2日发声明称,跳楼男子未与富士康签订劳动合同,非富士康员工……引起死者家属和网友不少口水。事实上,这个工会一直被质疑。

由北京大学等多所高校组成的第三方课题组发布的《富士康工会调研报告》显示,只有44.5%的富士康员工知道工会会员有选举和被选举为工会干部的权利;64.3%的工人不知道集团工会主席是谁。

富士康工会成立于2007年,在各地拥有几十家分支组织。这个本应代表工人权益的机构,充其量不过是富士康的传声筒。这种情况在中国民企中不在少数。

20年前,我国企业工会基本上局限在国企范围,随着七成以上员工出现在非公经济领域,很多非公企业相继成立工会。从无到有是个进步。

但形式不等于内容。富士康员工“被工会”现象暴露的核心问题是——企业工会是谁的工会?为谁代言?

国有企业工会领导由党政领导兼任,更具政府色彩;非公经济中不乏“老板工会”、“老板娘工会”(由老板亲信或老板娘亲戚担任工会领导)。工会与企业主、政府之间更多是一种施与与接受的关系。在这种土壤生长起来的企业工会,体格注定孱弱。

这与国外企业工会的健壮体魄难以并论。加达国际资源[1.59%]投资集团董事长闫长明告诉本刊记者,之前一家中国公司为200多名工人在加拿大办理工作签证,引起了当地工会反对,工会以侵犯了本地工人权益为由将这家公司告上法庭。在加拿大、日本、韩国等国家劳工制度健全,工会力量强大。制度,或许是中国企业工会焕发活力的保障。

尽管中国也有《工会法》、《企业工会条例》,赋予工会很多权力,但由于种种原因,企业工会让渡了这些权力。北京大学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副主任潘毅表示,一个工会能否成为一个“真正的工会”,不能任由资方言说,需要听到一线工人的声音,更应该观察工会在实际作为中能否真正维护工人的利益。

劳工制度健全需要一个过程。就现有情况而言,中国企业工会也可以有所作为,在企业主、政府与工人的利益夹缝中发挥作用,为工人维护权益。富士康工会如果能将员工更多诉求向上反映、为他们多争取一点权益,连连跳悲剧会不会少一些?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