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上班,郭新忠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全球石油期货的走势。虽然看石油价格变化,但郭新忠并不是在做石油生意,他也不是物流企业的老板,他的身份是帛方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当要靠进军房地产来弥补主业亏损的时候,转型升级已经不是服装纺织企业自己说了算的事。

  每天一上班,郭新忠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全球石油期货的走势。石油价格的每一个变化,都可能影响着他管理的企业的下一步举措。   虽然看石油价格变化,但郭新忠并不是在做石油生意,他也不是物流企业的老板,他的身份是帛方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这家位于潍坊市的企业是我省纺织骨干企业,主打产品为棉纱、特种线纱、高支高密织物、服装面料,综合竞争力进入全国棉纺织行业前20强和全国纺织服装企业竞争力500强。   郭新忠之所以关注石油价格,是因为他所在的棉纺织企业与石油密切相关。自从棉花价格优势不再之后,帛方已经大幅度减少对棉花的利用,目前公司产品用棉量只占原料的50%,另外50%是各种纤维。而纤维,如涤纶、锦纶、氨纶等都是来自石油化工产业。一般来说,当石油价格出现上涨,各类化纤产品报价也会跟着走高。   纺织服装企业与国际市场的联系比一般人想象中要密切得多。虽然国内市场巨大,但我省的纺织服装企业,从一开始就是面对的全球化大市场,成本优势曾经是整个行业最大的优势。   2012年以来,国际棉价总体呈下行走势,而国内棉价在国家临时收储价格的支撑下保持高位,国内棉花价格一吨要比国外高5000元,多时甚至达到6000元。“拿国内的棉花去参与国际大循环,竞争力根本不行。”郭新忠说,去年以来,纺织企业是谁做棉谁亏,“一吨相差5000元,再大的企业也做不下去”。2012年,帛方共使用棉花1.6万吨,全部为需要配额的进口棉。在巨大价差面前,棉花进口配额也已经成为寻租的工具,一吨配额一转手往往就可以赚到3000多元。   以棉花为原料缺乏竞争力,帛方选择了不断增加使用其他纤维,化纤就是其中的一种。这几年,帛方研制开发了莫代尔纤维、竹纤维、阻燃纤维等系列产品,其中生物质汉麻纤维功能纱线、新型超仿棉系列纱线等还进入了省技术创新计划项目。   帛方的莫代尔纤维来自奥地利的枫树纤维,“生产过程和造纸一样,造纸使用的粗一些,服装要细一些”。生物质汉麻,原来不好上色,生产的布料以灰色的、黄色的居多,现在经过技术改进能上任何色。这些新型纤维成为帛方这两年的主打产品。   困扰整个纺织服装产业的还有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很长一段时间里,劳动力成本低曾让这个行业得以应对多种挑战,但目前这个优势已经没有了。2011年、2012年两年,帛方的工人工资水平每年增长都在20%以上,目前一线职工平均工资在3000元左右。   更让人担心的是招工难。这几年,虽然服装纺织行业的工资水平已经不低,但因为噪音、劳动强度大等问题,很多年轻人不再愿意干纺织。郭新忠清晰记得,1985年前后,职工进纺织厂是要带钱来的,每人要交1.5万元的培训费。现在,别说交钱,就是工资晚发一天都有职工找上门;职工吃饭是免费餐,每人每餐按5元的标准,帛方一个月的餐费支出就要二十八九万元。   成本上升、用工难问题迫使帛方加快转型升级步伐。“目前,越南劳动力成本每月在80到100美元,印度在60美元。中国不能和他们比,已经失去了优势,必须扬长避短,必须调结构。”郭新忠说。   由于处于产业链的低端,降成本成为帛方的首要任务之一。这两年,帛方淘汰了相对落后的5万纱锭、260多台织机,耗资3000多万元进口20多台日本机器,“一台顶过去10台”,用工人数从2005年的5000人压缩到目前的3800人。   2012年,帛方的机物料消耗同比降低20%,包装料降低11.6%、浆料降低11%,用电量降低5.9%,用水量降低7.82%。别小看用电量降低5.9%,一年下来就节省350万元。作为老板,郭新忠对企业的成本一清二楚,他张口就说出了主要时间段的电价变化:白天,8点到10点,每度电1.09元;11点到下午5点,每度电0.8元;晚上11点到次日早上7点,每度电0.25元。为了降低成本,帛方在白天只开主机,附属设备都不开。   虽然在新型面料上不断有进展,但帛方的产品获取超额利润的空间越来越小,因为别的企业追赶步伐越来越快。以莫代尔纤维为例,这种纤维以前是利润比较高的产品,但全行业的企业当前都在生产莫代尔,“利润就下去了”。   “虽然纺织服装面临很多困难,但人总要穿衣服。只有倒闭的企业,没有倒闭的行业。”郭新忠感慨。2012年,帛方实现销售收入10.5亿元,同比增长14.64%;出口创汇2129万美元,同比增长25.94%。这一情况大大好于整个行业平均水平。 ■产业背景 国际订单部分流向东南亚   我省是服装纺织大省,目前有规模以上服装纺织企业4200余家。2012年,受外需不振、内需趋缓、国内外棉花价差不断拉大、生产要素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我省服装纺织行业增长呈现明显的减速态势。   省纺织工业协会的统计显示,2012年,全省服装纺织企业累计出口197.59亿美元,同比下降3.08%。其中,纺织品出口91.66亿美元,同比下降5.1%;服装出口105.93亿美元,同比下降1.3%。受我国综合要素成本提高、周边国家纺织竞争力提升等影响,国际市场部分订单流向东南亚国家,我国在主要发达国家服装纺织产品市场所占份额有所下降。   当前,省内服装纺织企业不同程度存在用工短缺现象,有的企业用工缺口达40%以上。招工难、留不住和改善职工生活待遇等,均使企业用工成本呈现刚性上升趋势。
■记者手记 生产商为渠道商打工到何时?   我国从世界工厂变为世界市场,国内服装纺织企业靠低成本竞争的优势已经所剩无几。欲脱胎换骨重新成为优势产业,这个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了解得越多,越觉得国内服装纺织市场是如此畸形。一方面,商场里服装的高售价让普通消费者大呼吃不消,另一方面,纺织服装企业大喊冤枉。冤枉何在?生产企业说,商场售价至少除以三才是出厂价,一件售价1000元的服装,其出厂价不过300元。剩下的700元被谁拿走了?大部分进入了商场的腰包。这种生产商为渠道商打工的格局当前很难打破,即便是大牌的服装纺织企业也在说,他们是在为商场打工。   近期采访了3家中等规模以上的纺织服装企业,无一例外都有房地产业务,包括帛方。2012年,帛方从房地产上实现的利润占据了企业利润的绝大部分。当要靠进军房地产来弥补主业亏损的时候,转型升级已经不是服装纺织企业自己说了算的事。

 

记者: 袁 涛

原标题:帛方纺织:国际油价牵动老板的心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